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Augus【路西法×米迦勒带孩子】

又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很短。

我的儿子已经遍及古今中外了。

——————————


“安格斯,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对我说清楚了吗?”


“是的,米迦勒大人。”我跪在松软的地毯上,手扶在米迦勒的膝盖上:“是我没有通过梅塔特隆大人的考核,又企图说谎来蒙骗你。”


我不敢抬头看米迦勒精致的眉眼,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他包裹在白色制服长裤里笔直修长的小腿。清晨的阳光透过圣殿巨大的窗页洒在地面上,坐在飘窗上的米迦勒仿佛也在周身散发出明亮而柔和的光线。


其实就算没有阳光,米迦勒也是会发光的。将我养大的这位大人,是主神御座前上三位的炽天使,是主掌光的天使长。


我有些羞愧。在这样的大人面前...

大医精诚【神医大道公父子向】章一.医道(1)

避雷: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把上次发的一小点重发了(因为新写的实在太少。。。)

——————


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

——————————

我出生的时候,没有漫天霞光也没有灵鸟献舞这等吉兆,大概上天注定我就不是一个身负天命誓要拯救苍生的伟大人物。与之对应的,荧惑守心太白经天这种改天换日的大凶之势也没有出现,也证明了我没有从根骨上就注定了要反叛的命格。

世上最令人悲伤的事,大概就是从出生到一路成长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

清欢【唐砖父子向】章一(1)

避雷: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大写加粗标红),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这个儿子的性格不如前几个儿子讨喜(应该在第二章才会看出来),想尝试一下这种白切黑的设定。手感不太好觉得没太在状态,觉得和小满几篇差太多了的看官不要打我(虽然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后期有感觉的话可能会修文吧。

——————————


我刚到这个所谓的唐朝的时候,就觉得要么是我历史白学了,要么就是有个穿越前辈在这里。毕竟就算我不知道土豆和辣椒这个时代本该还没有,也知道麻将这玩意儿在明清时候才有记载。

我不光亚索贼六,打麻将的本领也早就练得炉火纯青,真正施展的时候可谓是大...

小圈子的声控表示心脏受到暴击!

边大爷气场超足!

我以后再也不奇怪为什么是边杰而不是杰边了!

【新坑预告】清欢(唐砖)

看着大钢笔精版的尧三岁,我还是没忍住。

权谋小白,省略掉一切争权夺势的剧情,就是一个吃饭睡觉打儿子的日常文,按照惯例和原剧基本没有关系,把某尧的脸套进这个爹里就行。

还是第一人称。。。虽然总觉得这个视角未免有自恋的嫌疑,但是我用第三人称一步一卡根本写不顺畅。。。

这个坑大概又可以叫做穿进穿越剧里怎么办。

最近应该还不会动笔,等我十二月份军训的时候和小神仙一起写。

————————————

我,晋王李治,唐太宗李世民嫡幼子,被天子亲自抚养长大,后受封太子,继贞观遗风创永徽之治,谥号天皇大帝。

我的人生就是如此牛逼……屁啊!

我扯着云烨的袖子,眼泪汪汪地同他哭诉:“大哥多亏有你穿越在前...

任侠【楚留香新传】番外.盗将行

避雷:

1.热爱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五千字的小短篇,我先帮大家体验过了,不虐。

三篇番外挂了三个家长,大家不要担心,家长死光了我们还可以死孩子啊。

——————————————

“各位不必如此多礼,这玩意儿随便找个地儿放着楚某自会来取,何必劳烦诸位兴师动众夤夜守候?”

我裹着黑色的短斗篷坐在房梁上,笑眯眯地一上一下掂着手里包裹严实的白玉碗,落在旁人眼中大概便是个轻松惬意的模样。但屋里的其余人等却没有我这等气派,一个白胡子老头瞪着我,指着我的手指头哆嗦得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患了帕金森。

我关切道:“大爷您轻松点,这拿了人家的东...

小满【陆小凤传奇】番外.眉间雪(终)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老觉得这个结尾还欠点意思,但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鸡总了。。。就虎头蛇尾算了不管了。

——————————

陆小凤愣住了,仿佛是从未想到我会这么说话。

“好,陆小满,你真是好得很!”他咬牙切齿地将马鞭往地上一扔,细小的血珠溅落在地上,慢慢地汇进早已积聚起的小摊血迹里。

双手被陆小凤用粗糙的绳子捆紧的时候,我想起那天我故意示弱,被马匪绑上山寨之时,便是这样粗砺的麻绳将我五花大绑,肌肤被磨破,殷红的颜色浸透了单薄的衣衫。

那个如玉一般的公子,是不是也曾被这样对待过。

被高高吊在房梁上的时候...

小满【陆小凤传奇】番外.眉间雪(3)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我下意识地舔舐着口腔中的伤口,血腥气和疼痛伴着恐惧慢慢地蔓延开来。

我从来都是怕痛的,每每挨上一顿打都会长一番记性,比说教来得有用得多。这也正是为何花家从来没有打孩子的传统,到了我这一代却戒尺藤条备得齐全。

可是自十八岁以后,我几乎已经没有挨过打了,陆小凤生了气也不过就是抬腿就踹,他们说,我已经过了要像个小孩子一样管教着的年纪了。

因为那时候花家爹爹已经有意让我打理花家的生意,陆小凤说我总是要独当一面的,也该知道有些事不是挨了打就可以了结,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等着有人来替我...

小满【陆小凤传奇】番外.眉间雪(2)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我回到小楼的时候,花平正守在门口等我。这十几年来我每每离家回来的时候,他都会这样带着笑意迎上来,叫我一声小少爷。只是时光荏苒,当年那带着我在后院里浇花的青年也已经娶妻生子,眉眼间带了久历世事的沧桑。

“这大雪天,花平哥你怎么还在外边等着?”我从马背上跳下来,抖了抖大氅上的雪花,赶着花平回屋:“衣服也不多穿几件,冻坏了我可不会给你报销汤药费的。”

花平自然地上前替我牵了马,一双眼睛在我身上转了几圈便看出了我大氅下只穿了件单衣:“小少爷才是该多加件衣服的人,若让少爷知道你穿成...

小满【陆小凤传奇】番外.眉间雪(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一个极其短小的开头。

————————————

“你果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司空摘星把玩着手中一只白瓷的精致酒杯,澄澈透亮的酒液漾起微微的涟漪:“陆小凤要是知道了,非得去你半条命不可。”

“师父这话又怎么说?我的胆子可都是您牵着狗练出来的。”我将身上的大氅裹紧了些,又翻过一页账册,一目三行地着那些早已烂熟于心的各类账目:“再说,我哪里错了?端了土匪的老巢,顺便替三哥解决了官匪勾结的心腹大患,天底下哪里还能找到像我这样热心肠的人?大明好市民说的就是我吧。”

“但是你怎么能单枪匹马地就自己去...

1 / 5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