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番外.眉间雪(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一个极其短小的开头。

————————————

“你果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司空摘星把玩着手中一只白瓷的精致酒杯,澄澈透亮的酒液漾起微微的涟漪:“陆小凤要是知道了,非得去你半条命不可。”

“师父这话又怎么说?我的胆子可都是您牵着狗练出来的。”我将身上的大氅裹紧了些,又翻过一页账册,一目三行地着那些早已烂熟于心的各类账目:“再说,我哪里错了?端了土匪的老巢,顺便替三哥解决了官匪勾结的心腹大患,天底下哪里还能找到像我这样热心肠的人?大明好市民说的就是我吧。”

“但是你怎么能单枪匹马地就自己去了!”司空摘星把杯子往桌子上一磕:“你的轻功我了解,但那毕竟是马匪,稍有不慎你还能扛着这一刀坐在这里跟我顶嘴?纸钱都给你烧了三摞了!”

“对啊,我知道我送个信,三哥就肯定会带着官兵来救我的。”我抬头看着司空摘星,想起的却是三哥看到我浑身是血地从山上下来之时,脸上又惊又怒的神色。

他们兄弟七个,长得是真的很像啊。

“可是我就是不能这么做。”

司空摘星沉默半晌,少有地叹了口气:“是为了陆小凤吧。”

穷凶极恶的马匪,官匪勾结的污浊真相,至死都不肯报信让人来救。

多么熟悉的场景。

天空又飘起了雪,院中的白梅混在雪中几乎看不真切。我将盛了热茶的杯子捧在手心里,却仍觉得驱不散内心深处那一角终年不化的冰雪。

“少东家。”手下的某个管事敲门进来,恭恭敬敬地递上来一张信纸:“陆少爷飞鸽传书。”

信纸上是陆小凤那熟悉的字迹,许是写字时情绪太过于激烈,墨迹透过了纸背,我几乎能想象到陆小凤气红了的一双眼睛。

纸面上只有三个大字,滚回来。

要是换做以前,陆小凤肯定提着鞭子就追过来将我抽得几天爬不起来了,只是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出过小楼了,我接掌了花家的药材生意,每日里陪着他的只有满楼的花,在江南的四季里都绽放得肆意而热烈。

只是今年的江南,实在是太冷了。

“不拘是为了谁,我只是觉得,我该这么做。”我将信纸叠好收进怀里,站起身来:“师父,你知道的,现在这世上还能让陆小凤在乎得呕出血来的,就只有我一个了。”


评论(11)
热度(31)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