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为什么总有人以为写个故事很容易随便编编就出来了,觉得训诫文里没有安慰上药就不完整?你这么厉害麻烦你自己来好不好?

对于好吧行吧这样的回复,我常常以为网络对面的人自我感觉是我大爷。

还有我并不是讨厌一切催更党,但是但凡冒个泡泡就是求下文求继续这样的,我每次都在怀疑我上一次发的内容你真的看了吗?

还有上次陆小满两个坑结文的时候我没忍住低三下四地求了个回复,结果满屏冒泡泡咕噜咕噜,那时候我删文的心都有了。

我自己最喜欢的文是清秋,它写在聂树斌冤案昭雪之时,我对于所谓公平和人命抒发了自己粗浅的见解。我自己赋予了它严肃的主旨,却还是在这对父子好有爱求继续的回复中没了心情。

但曾有一位法学的看官,发了长长的私信与我探讨这个话题,我仍能记得那时激动的心绪。然而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写过类似这样现实的话题。

在卖萌的小白文上一去不止。

瞎鸡儿感叹,在道系文手的路上还是要继续修炼。



评论(4)
热度(13)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