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正文终)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全文完了各位看官!【撒泼打滚】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诸位看官不打算在最后的时候亲亲抱抱小猴子吗?
————————
陆小凤被吓了一跳,试图掰开我的手:“陆小满,你怎么这么怂?”
“怎么就怂了,这才哪到哪儿?”我坚定地搂着陆小凤的腰坚决不放,甚至搂得更紧了些:“我真怂起来的时候,莫说桌底,床底我都可以钻的。”
陆小凤:“……陆小满,你好歹也是我陆家的人,能不能不要怂得这么理直气壮?”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刚刚谁说的,随便花兄床上床下的收拾。”
陆小凤一噎,咬牙切齿地要把我从他身上撕开。而我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死活都不肯放开手。花满楼却笑了,他将手中的戒尺放在桌上,对我招了招手:“小满,来,我不打你了。”
我警惕地望着他。
花满楼语气温柔,简直有一种慈祥的光辉:“我几时骗过你?过来,我真不打你。”
我想想的确如此,便果断地放开了陆小凤,欢快地扑到花满楼跟前,搂住了他的细腰:“七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我举起三根手指头,赌咒发誓道:“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花满楼并不回我,只是笑着,一手牢牢按住了我的腰,另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心头涌上不详的预感。
然后我就听花满楼对陆小凤扬声道:“陆小凤,我不动手,交给你了。”
我僵硬地转过头去,见陆小凤愣了一愣,然后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也顾不得自己手还肿着,提起戒尺就握在了手里。
我二话不说,使力挣脱了花满楼的桎梏,门是关着的,我便直接纵身上了房梁。
花家七童切开之后一定是黑色的。
我还没在房梁上站稳,陆小凤已经足踏飞燕一般飞了过来。我抱着椽木利落地转了半圈,从房梁上冲下来,一脚踏在书桌上。
我虽然武功不如陆小凤,但在偷王之王的教导之下,轻功在江湖上其实还是数得上的,尤其是这几年简直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司空摘星的方法简单得很——花满楼送我的那条狩猎用的细犬不知被他用什么办法收买了,一日日呲着牙在我身后狂追,我的轻功与其说是我师父教出来的,不如说是从狗嘴里练出来的。
眼下这从狗嘴里练出来的轻功就发挥了作用。我甫一落地便转换方向,险险擦着陆小凤的手上了墙。这也多亏了花家有钱,书房也是个顶个的大,若是换了个小地方,我怕是早就被陆小凤一脚踹翻了。
陆小凤紧跟在我身后,也不知甩了个什么东西过来。我听着隐约的破风声下意识地便侧身伸手,经过训练的两根手指夹住了一个织锦的香囊。
我一边继续跑一边嚷嚷:“七哥你看,陆小凤这一次出门不老实!”
花满楼温柔道:“小满,那个香囊是我新近送他的。”
我躲过了陆小凤冲着我脑袋过来的一巴掌,气愤道:“怎么没有我的份?”
陆小凤一脚踹到,我在地上滚了滚,顾不得疼麻利儿地爬起来就又往房梁上扑。
花满楼悠悠道:“本打算这次回来给你的。”
陆小凤早有准备提前在房梁上截住,我一咬牙撤了内力,擦着博古架落了地,敦实厚重的古董木架被我撞得晃了晃,一只瓶子危险地歪了。
陆小凤就像只捕食的老虎一样跟在我身后,我什么也顾不得只往前跑,却听陆小凤在我身后斥道:“你小心点,花平要给你摔了!”
我闻言便反驳道:“花平哥又不在,我怎么摔得到他……哦,你说的是这只北宋的花瓶啊……”
那瓶子是花满楼颇为喜爱的一只白釉瓷瓶,冬天插红梅正合适。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又跑了两步,突然发现一个小窗开了条缝。
这叫什么?这就叫上帝给你关上门的同时,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啊。我满心欢喜地撒腿往窗户那里扑过去,盘算着出去之后毕竟空间更大一点,跑得了的机会也更大。
然而就在我踏上窗前的小几的那一刻,一股劲风划过,我生生看着窗扇在我面前毫不留情地合上了,并且没能及时地收住,一头撞到了窗棂上。
我捂着脑袋转身,正见花满楼施施然整理了一下袖子。
我:“……你们夫夫两个欺负我一个,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陆小凤已经把那只花瓶安稳地放回原处,闻言便道:“如何过分?你找我帮忙抄书在前,这时候满屋乱窜逃罚在后,谁过分?”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只要花满楼一回来,浪子陆小凤肯定会变成有文化有道德有底线有坚持就是没节操的大好青年。
就在我默默吐槽的时候,陆小凤已经到了我跟前。我心里一慌没能及时跑开,被陆小凤揪着衣领按跪在地上。
我什么都顾不得想,下意识地便伸手就要一拳锤在他身上。
陆小凤反应极快,二指及时夹住了我的手腕,然后二话不说狠踹我了一脚:“陆小满,这般阴损的招数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借着他踹我的力道挣开,一面又往房梁上扑,一面飞速地回忆了一下我刚才打算下手的位置。
然后不得不承认陆小凤踹我这一脚的确是很有道理的——若是我刚刚得手,恐怕七童下半辈子的性福就要断送在我手里了。
这一招猴子偷桃,大概是从那谁那里学来的?
【小猴子:我不是我没有不关我的事!这个招式它就叫这个名字我也很无奈啊!】
不过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罢,这些事以后再说。
屋里已经被我转了几遍,我攀着屏风爬进被隔开的内室,余光看见陆小凤也跟了过来,几乎拿出了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钻进了书房内室的床底。
这床是花平贴心预备的,担心万一花满楼将陆小凤赶出屋门,堂堂的四条眉毛陆小凤总不能无处可去,万一因此又去了哪家的秦楼楚馆总是不好的,就在书房里给他安了个栖身之处。然而陆小凤凭借他的死皮赖脸竟是从来没用过这张镂空雕花的床,它第一次发挥作用竟然是给我提供了一个容身之处。
陆小凤有些无奈地踢了踢床沿:“陆小满,你还真钻床底给我看啊。”
我擦了擦满头的汗,理直气壮道:“我言出必行,就钻给你看,怎么了?”
陆小凤道:“快出来,没工夫陪你耗。”
我往靠墙的方向挪了挪,大声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
陆小凤威胁道:“你再不出来,我拆床了啊!”
我调整了个姿势趴在地上,嚷道:“你拆,随你拆!等哪天七童真气急了不让你进门,看到时候谁连张床都没有!”
我几乎能听到陆小凤磨牙的声音:“陆小满,你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我下意识地便谦虚道:“哪里哪里,过奖过奖。”
陆小凤:“……”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在床前停了下来。下一刻我就听见了花满楼的声音:“小满,我给你三个数,你自己出来。”
我蜷了蜷身子。
花满楼道:“一。”
我做了个深呼吸。
花满楼道:“二。”
我手撑着地往外爬:“别数别数,我出来了……”
花满楼那双白鞋往旁边挪了挪,只留陆小凤立在床前挡着我的路。我爬到床边,试探着露出脑袋,抬头望着陆小凤。
陆小凤将戒尺在手里掂了掂,对我扬眉一笑。
然后他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地上来扯住了我的耳朵,将我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我捂着耳朵嗷嗷乱叫,陆小凤置若罔闻,将我上身一压夹在他胳膊下面,戒尺抡起来就往我身上抽。我方才满屋乱窜那一阵着实累得不行,这时候也没太有力气挣扎,只能咬牙强挨着。
大概是觉得我这次挨打的原因毋庸赘言,陆小凤没再说教,一心一意地将我抽得腿脚发软才松了手。我腿一哆嗦险些跪在地上,花满楼及时地将我扶住了。
我顺杆爬地抓着花满楼的手,诚恳道:“多谢七哥留情,我以后真不敢了。”
眼下的伤势比我预想中的简直好的太多,我毫不犹豫地将这归功于花满楼这位食物链顶端的人物。
花满楼道:“你便庆幸吧,若不是方才陆兄试你的功夫颇有进益,你这些天休想好端端地走路。”
我也知道刚才陆小凤绝对是压着功夫来对付我的,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半大少年若是能在混迹江湖多年的浪子手底下安然无恙地撑过这么久,必然是说明我有着什么难以解释的清奇根骨。
然而司空摘星平日里骂我的程度完全可以否决这种可能。
陆小凤在我头发上揉了一把,将我的发冠都撸得歪歪斜斜。我龇牙咧嘴地冲他抱拳作揖,道:“多谢兄长手下留情。”
陆小凤笑意盈盈道:“不叫爷爷也不叫爹了?”
花满楼笑出声来:“陆小满,你可真是……”
我躲到花满楼身后,踮着脚尖贴在他耳边窃窃私语:“七哥我跟你说,我一开始叫陆小凤帮忙他死活都不同意,后来是我说他如果不帮忙的话,等他媳妇儿回来我就……”
我后半句话被陆小凤一只手捂在了喉咙里。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四条眉毛陆小凤一手捂着我的嘴一副要把我闷死的架势,另一只手慌乱地摇着,话都几乎说不清楚:“花兄你别听他瞎说,我一开始就同意给他帮忙了……不是,是他什么都没说……也不是……”
花满楼笑意不减,一双没了视力的眸子仿佛蕴了万千光华,璀璨如夏夜里星河闪烁:“陆兄。”
他手中折扇轻敲了敲陆小凤的手将我解救出来,对陆小凤笑道:“这书房里的床,陆兄今晚还是试试吧。”
我顾不得疼,一溜烟跑过去把床单整理平整,将被子也拉过来铺好,笑得只见牙不见眼:“兄长,请。”
陆小凤望望花满楼又看看我,恨恨地用手指隔空点了点:“陆小满,你等着,咱们两个姓陆的来日方长。”
我又溜回花满楼身后,从他的肩膀探出头去对陆小凤做了个鬼脸。
哼,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且走着瞧罢。
——————————
这样温柔的时光。
感谢古龙先生创造了这样一个潇洒的世界,这样一个肆意的江湖。
感谢他让双目失明的温润公子遇到了他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那人笑起来的酒窝里满溢着温情。
感谢他让浪荡不羁的陆小凤遇到了他笑意盈盈的花家七子,那人黑如点墨的眸中映着满天明亮的星子。
那样平实而热烈的感情。
请像热爱他们一样热爱这个世界吧,请对自己始终怀有最虔诚而执着的善意。要去相信,在这浩大江湖中,总会有这样一个人,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依。
而你只需要怀着勇气继续走下去,心怀春光,努力微笑。
陆花很甜,世界很甜,你也是。
【小满.全文完】

评论(18)
热度(59)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