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三.丐帮(正文终)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不偏不倚两个坑一起结文,然而这一家人永远都不能从头温情到尾。。。
【撒泼打滚】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各位看官在全文完结的这时候不要亲亲抱抱小猴子吗?
————————
“爹!”我爆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我牙掉了!”
楚留香把我那颗牙捡起来看了看,一巴掌拍我头上:“喊什么,这是你那颗早该换的牙——是下边对吧?一会儿我给你扔房顶上。”
我哭着抬头看他,见他虽然嘴里说笑着,眉眼间却仍然蕴着隐隐的怒气,便悲伤地认清了他并没有消气的事实。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楚留香好歹换了个地方落鞭子,并没有真正要把我一双腿抽断的意图——虽然它们现在血肉模糊得跟要断了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但是和腿比起来,臀上毕竟地方小,就算楚留香真能精准地把伤痕排成一排,但在他消气之前,那也早该排了好几遍。
更何况,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楚留香应该是并不打算精确打击。鞭痕叠着鞭痕落下,稍有重叠的地方大概就会渗出血来,我狼狈地在地上小幅度地滚动,看到楚留香白衣下摆上已经溅上了几串细密的血珠。
谁人双手不沾血,唯有盗帅楚留香。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在江湖上流传甚广的这么两句诗,然后下一鞭落下的时候我哭着想,也不知这是哪个被楚留香迷了眼蒙了心夺了神勾了魂的混蛋说的,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荒江湖之大唐,盗帅手里明明就是他儿子我的血泪史。
楚留香再次停了手,我伏在地上,觉得自己只能用苟延残喘四个字来形容。然而在楚留香眼里事情可能还没有结束,他蹲下来,半扶半抱地将我从地上拉起来,让我和他的视线处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我浑身无力地靠在楚留香怀里跪着,伤口被拉扯着疼得我一阵一阵发虚,楚留香面色严肃,更让我没有底气。
“你在害怕。”楚留香笃定道。
我心说你这种把人往死里打的打法换了谁都得害怕。
然而楚留香的意思并不是这样。他扔了马鞭,用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他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你在怕什么?”
我怕什么?
我怕你不要我。
我咬着嘴唇,别过眼神,抽噎着不肯回答。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内心深处是多么的不信任他。
“你不想说,那便不说罢。”楚留香轻叹了一声,开始着手将我解开:“这次就这么算了,只是下一次告诉我好不好?我有哪里做的不好,有哪里让你觉得不安,楚楚,你告诉我好不好?”
他将已经没了力气的我揽在怀里,我闻到他身上浅浅的郁金香的香气,那是我这些年日日夜夜都熟悉的味道。
“楚楚,我知道你天性聪敏有自己的主意,可你能不能偶尔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我听听?”楚留香把脸贴在我的头顶,我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轻轻喷在我的后颈:“我也是第一次做父亲啊,有哪里不好,也要你多担待。”
我深深地埋在楚留香的怀里,想起他在破庙里找到我时那一瞬间放心下来的神情,他原本是那样风流倜傥名满江湖的盗帅,下巴上却有了青色的胡茬,眼睛下方是几夜没睡而蓄起的青黑色。
他是真的将我当做自己的儿子。
“你哪里都很好。”我在楚留香怀里蹭了蹭眼泪:“要是能不打我就更好了。”
楚留香干脆利落地提溜着我往床的方向走:“这个免谈。”
……方才那么感人的父慈子孝的氛围就被你这么容易地吃了吗??

楚留香端了水给我擦洗,我疼得哆嗦,忍不住去扯他的衣袖:“爹,爹麻烦你给我点个睡穴吧,直接打晕也行……”
楚留香下手本来就已经很是轻柔,听我这话之后更放轻了力道。但是再怎么轻还是疼,楚留香摸了摸我被汗湿透的发根,叹气道:“这次是我下手重了。”
“老臭虫,你这话还算有点良心。”胡铁花的大嗓门从门外传进来,下一刻一个盘子被塞进我的手里。
胡铁花乐呵呵地在一旁坐下:“我刚出去买的蜜饯,小臭虫你尝尝。”
我手还没伸过去,楚留香就已经将那盘蜜饯没收了:“胡大侠,他刚掉了一颗牙,小孩子换牙的时候怎么可以吃甜食?”
我泪汪汪地盯着胡铁花。
胡铁花坚定地跟我站在了同一战线上:“那孩子这么小你就能下这样的重手打他了?”
楚留香无奈道:“这不是一回事……”
眼下楚留香手里没有凶器,胡铁花放肆了不少。他将那双大眼一瞪,颇有几分胡搅蛮缠的意味:“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
楚留香:“……对,就是一回事。”
“再说了,要不是你跑去找那什么麻衣圣女,小臭虫能有机会跑了?”胡铁花简直越说越上瘾,振振有词地指责楚留香道:“都是你这个爹当的不称职!下次你要是再去哪家姑娘的床上就提前告诉一声,我带着儿子远走高飞不在家里碍你楚香帅的眼!”
……为什么我有一种夫妻吵架,妻子愤而带着孩子回娘家的既视感?胡大侠你不是上边那个吗?
楚留香再次无奈道:“我没碰张洁洁……”
胡铁花瞪眼:“你连人家叫什么都知道了!”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我知道名字的姑娘多了去了。”
胡铁花愤然道:“那你就和那些姑娘们过去吧!楚楚从今天起就改名叫胡楚,是我胡铁花的亲儿子!”
我:“……我能拒绝吗?我不想用一个cp名当大名,谢谢。”
然而这两个人显然是把我排除在了这个话题之外,楚留香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对着胡铁花的大眼妥协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我不该出门的。”
胡铁花这才满意,大巴掌胡噜了一把我的脑袋:“小臭虫别怕,有我在,他不敢收拾你。”
我:“……胡叔叔,你在我半身不遂地趴在床上的时候说这种话有用吗?马后炮就是形容你这种行为的……”
楚留香将两颗蜜饯塞进我嘴里:“今天情况特殊,允许你吃一点甜食。”
两颗大个儿的梅子将我的嘴塞得满满的,我一边努力地嚼一边想着莫不是楚留香是在维护胡铁花在我面前的形象……
然而下一刻我就明白了——楚留香又将那块给我擦伤口的湿布糊在了我身后,我疼得瞬间就飚出泪来。
楚留香道:“觉得疼的话就咬一咬蜜饯,不管用的话……你想咬着小胡的手吗?”
胡铁花按着我的肩膀防止我乱动,闻言不平道:“为什么咬我?你打的不应该咬你的手吗?”
楚留香无辜道:“我在给楚楚处理伤口啊,不然胡大侠你来?你下手有轻重吗?”
胡铁花气吁吁地瞪着楚留香,我用后脑勺对着后者都能想象出他显然是一点亏心之色都没有。胡铁花哼了一声,把手递到我嘴边:“小臭虫别怕,等你好了,我带你刨楚留香祖坟去。”
伤口已经清理干净,楚留香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了药膏正细细地给我涂上,清凉的感觉冲淡了疼痛,我有气无力地推开胡铁花的手,道:“多谢胡叔叔。”
“但是刨楚香帅的祖坟还是算了,以后我还要埋进去的。”
【任侠.全文完】

评论(9)
热度(23)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