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三.丐帮(2)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下一更结文,大概不会有番外……大概吧,嘴欠的皮皮楚养起来太费脑子了。
——————————
被楚留香从马背上提溜下来的时候,我其实是很想拔腿就跑的——就冲这一路上楚留香半分都不曾软和下来的脸色,我几乎能想象到自己进了这个门可能就有好几天不能自己走出来了。
但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头就被楚留香一把扼杀在了摇篮里。我双脚刚一落地还没做出什么动作,楚留香已经二话不说提着我的后衣领往屋里走。
我挣扎的功夫,脚程堪比千里马的楚香帅已经一脚踹开了屋门,然后下一脚就踹在了我身后。
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面上,站直了身子惊恐地转头望过去,正看见楚留香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截麻绳。
我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往后挪。
“爹,爹……”我第一次怕成这个样子,脸上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声音也颤颤巍巍地带着浓重的哭腔:“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楚留香在确认了我这一趟没给自己折腾出什么伤来之后,仿佛就坚定了要好好收拾我的一颗心。他一言不发,几步上前弯腰拧了我的手腕,拇指粗的麻绳绕了几圈拉紧,我便怎样都挣脱不开了。
我打心里认可了楚留香这个爹是一回事,但是挨打当头又是一回事。眼看着楚留香把我捆得像只倒提了在街上卖的鸡,我实在是淡定不能,不管不顾地挣开楚留香的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靠在墙边勉强直起上身,因为害怕而打着哆嗦,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能开口说话:“爹,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瞒着你出门,也不敢搞这些事了……你消消气,消消气……”
我说着又不停地掉眼泪,双手被捆着,只能勉强蹭掉,但却是越擦越多,到最后几乎是嚎啕大哭,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楚留香一直冷眼看着,等我哭得有些累了,才将那条马鞭又拿在手里:“楚楚,这时候哭未免还早了点。”
他将我面朝下扔在床上的时候,我脑海中还在回想着他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
“楚楚,”楚留香冷笑一声:“我今次若是轻饶了你,都对不起你叫我一声爹。”
我在床上挣扎着想翻过身来,哭着想其实我不叫他爹也是可以的,兄长大叔二大爷随便他想听什么我如今都是能情真意切地叫出来的。只是楚留香显然没想给我这个重新定义我们父子关系的机会,我仰起头的时候,他暖融融的手指正好将一块叠得整齐,还带了郁金香的香气的白色帕子塞进我的嘴里,然后顺手将我彻底按趴在床上。
“小心些,”楚留香扬起手中马鞭的时候云淡风轻道:“别咬了舌头。”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楚留香就扯掉了我的裤子。他找到我时怒急抽的那些伤没有处理过,一道道细长而灼热的肿痕接触到微凉的空气疼得更加明显。
然而马鞭落下来的时候,我便认识到那些疼痛简直是不值一提。楚留香仿佛是把马鞭使成了刀剑,劈开空气砸在我身后的时候令我有一种被剥皮剜肉的错觉。
我双手被缚不能起到半分阻挡的作用,想往旁边滚一滚,马鞭却像长了眼一样紧紧跟着,半分不差地落在我身后。
不过几下我便疼出了眼泪,若是平时肯定早就哭喊得几乎掀了房顶,只是这次楚留香颇有先见之明地把我的嘴塞住了,我疼急了也只能咬着帕子使劲儿。
楚留香大概是下定了决心要让我把这次的事记得清楚,马鞭专往腿上招呼,那儿甚少挨打,疼痛值简直是翻了倍地往上涨,偶尔有两下交叉的伤口更是让我痛不欲生,死了命地挣扎。
然而手被捆着,裤子又缠在脚腕上,我猜我这点挣扎落在楚留香的眼里也不过就是类似一只毛毛虫的蠕动。
楚留香一言不发只管把马鞭抡出瘆人的破空声,我只听着声音就忍不住一抖,眼泪顺着脸往下淌,偶尔流进嘴里,给我带来满口的咸涩味道。
实在是太疼了。
我一只手抓着身前的床单几乎将它扯出个窟窿,另一只手只能抠着这只手的手背,在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划出深深浅浅的红色的指甲抓痕。
也不知是挨了多少,楚留香突然停了手,将我嘴里的帕子扯了出来,看看上面的口水颇为嫌弃地啧了一声,随手扔在地上。
身后的伤并不会因为楚留香不打了而不疼,我的嘴刚得了自由便哭出了声,牙齿因为咬帕子都已经酸软无力,仿佛这一口牙不是我的一样。
“爹,爹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边哭一边努力地从哭声里挤出几个字,用仍被捆着的一双手努力地去扯刚撩衣坐在床边的楚留香。
楚留香一巴掌把我的手拍开,道:“少费力气,给你歇一口气,待会儿继续。”
我的哭声瞬间就更上了一层。
楚留香免疫一般坐在一旁,不知又从哪里摸出来一条帕子把马鞭擦了一遍。我抬着一双朦胧的泪眼,正看见他把帕子抖开,殷红的血迹就扎扎实实地落在了我的眼里。
我把头一扭,哭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最后一个啊突然升调,是因为楚留香觉得我已经歇够了,于是重新站起来挥着马鞭施虐。
楚留香没再把我的嘴堵上,我也分毫没有绷着的意图,哭喊声伴着马鞭着肉的声音连成一片,何其惨也。
有敲门声在这两种声音间突然响起,楚留香暂时停手,我正狼狈地蜷在床角将自己糊了满脸的眼泪,就看见胡铁花小心翼翼地推门,只探了个脑袋进来。
“那个,老臭虫啊。”胡铁花犹犹豫豫道:“我知道你生气,但是楚楚年纪毕竟还小,你下手悠着点,够了啊,楚楚知道错了是不是?”
我借着他的话头拼命点头,打着哭嗝道:“我真的不敢了……”
胡铁花笑道:“你看咱家儿子其实一说就懂的,这就够了啊,你一路赶回来肯定累坏了,我给你烧了洗澡水你去歇会儿,我再劝劝楚楚……”
他说着就要推门进来,一副要把我接手的架势。
楚留香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盯着胡铁花:“胡大侠,你赶路的速度不慢啊,这时候洗澡水都烧好了?”
胡铁花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个……”
楚留香将马鞭在手里挽了个花,凌空一声鞭响。
我和胡铁花同时哆嗦了一下。
“既然胡大侠说了,那就麻烦你去烧一盆洗澡水来吧。”楚留香转回身来面对着我:“我尽量速战速决。”
胡铁花仍顿在原地,仿佛还想说什么。楚留香转头看了他一眼:“嗯?”
胡铁花转头就跑了。
我绝望地望着楚留香,一面忍不住哭一面问他:“爹,速战速决,这个决的概念是什么啊?”
楚留香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嗯,这倒是个好问题。”
然后他一鞭子又抽在我腿上:“就到腿断为止吧。”
我的哭声几乎都哽在了嗓子里,又惊又疼之下,我竟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冒着楚留香一下接一下的马鞭从床上滚了下去——脸着地。
然后我只觉得嘴里有些腥甜的味道,有个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嘴里。
我一张口,吐出一颗牙。

评论(11)
热度(27)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