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6)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这一更写得战战兢兢不敢着力描写,老有一种会被一指头戳死的忐忑感。。。
——————————
陆小凤:“……!!!”
我:“?……!!!”
我震惊地一屁股跪坐在自己小腿上,呆愣愣地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
疼。
不是做梦。
刚才花满楼说什么?好像是让陆小凤伸手?
陆小凤也会有这样的待遇?
往常把我收拾得鬼哭狼嚎的霸道鸡总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我强忍着没有笑出来,简直能感觉到自己两只眼睛都亮闪闪的,觉得一会儿我可能会被双打这种事都不重要了。
眼前这个场景可能我这一辈子就只能见到这一次了,不由得让我有一种打副本的时候触发了一次性的隐藏情节的不真实感。只是这个时代没有手机和相机未免太过遗憾,不能录下来在以后陆小凤骂我的时候放给他看,只能用眼睛和脑子来记,简直是暴殄天物资源浪费啊。
陆小凤当然不知道我跪在一旁脑子里想着什么,不过可能我内心的小雀跃和恶趣味的期待在脸上表露得太过于明显,他不知所措四下乱瞟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摆了满脸的幸灾乐祸,二话不说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下意识地便一缩脖子,偷偷地往一旁挪了挪,试图把自己缩进他目光的死角里。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陆小凤居然有些委屈巴巴地指着我跟花满楼控诉道:“花兄你看看,那小崽子正等着看热闹呢。”
花满楼好心地提醒陆小凤道:“我是个瞎子,看不见。”
我不等陆小凤再发话,赶紧跪直了身子,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恳道:“七哥你忙你的,我就跪这儿反省等你再来发落。”
陆小凤满脸纠结之色,他武功不弱,想来戒尺抽手心这种等级的疼痛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但这种事在晚上做或许还能算得上是夫夫之间的小情趣,眼下青天白日的旁边还跪着个我,鸡总可能正在为他的家庭地位担忧。
虽然我一直觉得家庭地位这种东西他从来就没有过,但可能陆小凤自己并没有这种清醒的认知。
花满楼已经站在陆小凤身前,用戒尺敲着桌案:“快点,手伸出来。”
陆小凤还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挣扎道:“花满楼,小满还在这里,孩子面前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花满楼轻嗤道:“你还知道要面子?帮着他抄书的时候就没想过会被我发现?”
陆小凤无赖地将手背在身后:“你不是一直说我对他太过于严厉么?我这是听你的惯着哄着宠着他。”
“陆小凤,你是要同我讲这些道理么?”花满楼居然笑出声来,不过我怎么看都不像是高兴的那种笑……
陆小凤认怂了。
认怂的陆小凤乖乖地伸出了手。
我再次遗憾古龙老爷子怎么就不能写个架空的江湖呢,金九龄端着警用记录仪查案,司空摘星坐着飞机满天飞,陆小满架着单反拍花满楼陆小凤的家暴现场……
戒尺拍在手心里,一声闷响。
我条件反射地把手攥成拳头,后知后觉地才意识到这下并不是抽在我身上。
陆小凤总归还是顾忌自己在我面前的威严形象,戒尺上了身便一声不吭只眼睁睁地望着花满楼,右手摊在身前,左手抓着椅子扶手。
陆小凤一直号称雪白干净,除去他和我师父赌输了刨蚯蚓的那些日子,其实说得还算对。他的手和花满楼的手都是白皙纤长的,掌心泛着健康的红晕。
但眼下陆小凤右手掌心的红晕可能不那么健康了。花满楼下手不轻,一下便是一道红痕慢慢地肿胀起来,我被这接二连三的声响吓得有些不敢抬头,奓着胆子看一眼陆小凤,却见他仿佛是忍得有些辛苦,手指也在微微地打着哆嗦。
我这才知道,花满楼收拾我的时候还是留了力的。花满楼那是什么人,单臂断铁链倒拔垂杨柳,流云飞袖开大一袖子能扫断好几根肋骨,他俩脱了衣服我简直都要怀疑陆小凤到底能不能安安稳稳地在上边待着……
穿衣陆花脱衣花陆不是白说的。
我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陆小凤已经挨了有三十之数。花满楼又一戒尺落下来的时候,陆小凤左手下的扶手发出咔吧一声脆响。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陆小凤拆了花满楼古董椅子的扶手。
陆小凤显然也有些诧异,不过这也正好给了他开口说话的契机。我怀疑他大概是觉得左右面子都已经在我面前丢了,也不必在乎到底是丢了多少。
所以陆小凤直接用右手抓住了花满楼拿着戒尺的手,道:“七童……疼。”
我默默地想着不疼的话打你做什么。
果然花满楼将陆小凤平时招呼我的这句话原封不动地给了他。
陆小凤皱着一张脸:“七童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你现在还是先发落陆小满吧,不然等会儿就该吃晚饭了……”
我:“……七哥我不着急!”
花满楼似笑非笑地望着陆小凤,但戒尺好歹没有再落下来。
陆小凤仿佛是看到了希望,再接再厉道:“这样你先收拾孩子,晚上咱们回屋你想怎么收拾我就怎么收拾我,床上床下随你挑……”
我:“……陆小凤你还要不要脸!”
然而这两个人仿佛是自动将我屏蔽了,陆小凤只盯着花满楼,花满楼绷了一会儿,最后又露出他标志性的温润的笑容:“陆兄,这可是你说的。”
陆小凤点头如捣蒜:“自然是我说的,陆小凤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花满楼将自己的手腕从陆小凤的手里挣开,将戒尺抛在桌上。
陆小凤长舒了一口气,花满楼却又道:“陆兄的字仿佛又有进益。”
陆小凤结结巴巴道:“啊……是吗……是吧……”
花满楼将一张宣纸铺开,又亲自动手研墨:“既如此,陆兄便来替我写几个字吧。”
陆小凤赶紧到书桌后正襟危坐,提了笔道:“但请花兄吩咐是哪几个字。”
花满楼悠悠道:“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陆小凤:“……”
花满楼又道:“写完了便交给花平,让他找人装裱了挂在书房里。”
陆小凤跟毛笔较了较劲,最后还是乖乖儿写了,一个字一个字如锥画沙,力透纸背。
花满楼又转向我,低头道:“小满?”
我回过神来,看了看陆小凤红肿不堪的右手,果断地矮身一个前滚翻,从桌子底下滚到另一边,死死抱住了陆小凤的腰。
万一花满楼还没从收拾陆小凤的状态中缓过来,就他方才的力道,我怕是几天都出不了门。
————————
还有一到两更完结正文,各位看官不打算夸夸亲亲抱抱小猴子吗?

评论(9)
热度(38)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