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5)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对于下一更,我的心态是这样的:  紧张.jpg  害怕.jpg  手足无措.jpg
虽然在这样的文风下陆花夫夫早就已经ooc了,但是我觉得下一更出来人物大概会崩坏到我想把自己开除粉籍的地步……
求给我指示要不要按着这个走向继续下去……在崩坏的路上一去不返。【跪地痛哭】
——————————————————
陆小凤和花满楼十数日不见,饭后少不得要交流一下这些天的所见所闻。我一面感叹着这对老夫老夫至今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状态,一面颇识眼色地告退,又钻进了书房里,打算趁着花满楼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来之前临阵磨枪一把。
然后……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陆小凤一指头弹在我脑门上的时候,我正做着在六哥家爬树下水的美梦,混混沌沌地揉着发痛的额头抬眼望过去,正看见花满楼将手中折扇轻磕在桌案上,满脸揶揄的笑意:“小满睡觉都不忘温书,果然是好学不倦。”
我干干一笑,毕恭毕敬地从椅子上爬起来让到一边:“七哥请坐。”
花满楼并不推拒,施施然坐了,陆小凤也不客气地在一旁坐了,悠然自得地端了茶喝了两口,全然没有一个枪手应有的紧张感。
这心理素质,我真是甘拜下风。
花满楼并不多话,将书并戒尺并排搁在桌案上,对我扬眉一笑。我立在书桌前紧张地咽了好几口唾沫,颤巍巍地开始背书。
说来陆小凤今早的提点颇有用处,我虽有些磕绊,但到底还是背了下来。花满楼不置可否,纤长的手指将那册书推到一边,对我伸出手。
我心如擂鼓战战兢兢地上前,将那一摞宣纸递到花满楼手里,只觉得自己的指尖都是冰凉的,微微地打着哆嗦。
“你抖什么?”花满楼将陆小凤出品的那些字帖拿在手里却并不急着翻开,而是颇有些玩味地问我。
我扭头去看一旁的陆小凤,见他仍然云淡风轻地在椅子上不动如山,又想想那纸上的字我都分辨不出来是不是我亲笔所书,便仿佛觉得有了些底气,回花满楼道:“大约……大约是许久不见七哥,一时激动,难以自制,难以自制……”
陆小凤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啧了一声。
我苦着脸望着花满楼,指望他没能听出我的声音也在颤抖。
花满楼唇边隐隐勾起一丝笑意,修如梅骨的手指轻轻抚过宣纸上的墨迹。
我一时间只觉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也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别的什么,我甚至觉得就连陆小凤的呼吸声都滞了一滞。
然后只见花满楼笑意不减,又翻过了一页。
我心下大定,在心里默默地长舒一口气,将一直摆在一旁没动过的热茶往花满楼手边推了推:“七哥喝茶。”
陆小凤也附和道:“花兄是该歇歇了。”
花满楼将那一摞七八十张写满了字的宣纸放回书桌上,端茶抿了一口,道:“花七不过是查七十几份字帖,可远比不上陆兄辛苦。”
我僵在原地。
“陆小满,”花满楼轻笑一声:“带上陆小凤来糊弄我,你果真是好胆子。”
我大脑当机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腿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陆小凤也坐不住了,磕磕巴巴地接过了话头:“花兄你听我说其实吧这个事他是这样的……”
花满楼向着陆小凤的方向偏过头去,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陆小凤被花满楼这样“盯”着,不过瞬息之间就败下阵来,无奈道:“我以为已经足够天衣无缝了,花兄你到底是如何认出来的?”
花满楼笑得一派温柔和煦:“陆兄,花七若是连你的字迹都认不出来,岂不是对不起我们从小到大的这份交情。”
陆小凤赞同地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花兄你别生气,喝口茶压一压……”
“你们兄弟两个,”花满楼并不吃陆小凤这一套,只微笑着道:“是合起伙来要欺负我看不见啊。”
此话一出,我眼见得陆小凤都几乎要矮下去半个身子——小楼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气场就是不一样啊,就算你是只凤凰也得乖乖夹着尾巴……
“陆兄,”花满楼拎起那把黑檀的戒尺,对陆小凤挑起了一边眉毛:“请吧。”

评论(14)
热度(37)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