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3)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那啥,各位看官还能记得上一章写的啥吗。。。贴吧早就更了这一截,乐乎给忘了。。。

————————————

于是这天晚上的小楼灯火通明。

我揉了揉酸胀的腿,生无可恋地翻过一页书,看着那些方方正正的繁体字只觉得一阵阵眼花,颇有一种“管他呢老子就是不背了”的冲动。

正伏在桌案旁的陆小凤仿佛窥见了我的心声,悠悠地飘过来一句:“字我可以替你抄,书我可不能替你背——想过两天好端端地去六哥家,你还是多卖些力气罢。”

我在墙上磕了磕脑袋,好歹清醒了些:“哥,我今晚上背了书,等七童回来我还能不能记得啊?”

陆小凤将写满了字的一张宣纸放在旁边,又蘸了蘸墨,道:“这个我不能保证,我只知道,你若是今晚上不临阵磨枪的话,七童抽背的时候你绝对会哭着后悔的。”

我想想上次七童几乎把我抽断腿的力气,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又把书举了起来。

夜渐渐深了,窗外星光璀璨,大概已过子时。花满楼在家的时候向来不许我熬夜,我便也逐渐养成了早睡的习惯。如今一行字我看了三遍都没能理解是什么意思,更遑论把这一个一个字塞进脑子里。

我恍恍惚惚地靠在墙角,耳畔仿佛听见花满楼含着笑意的声音:“功课做得不错,便放松几日罢。”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觉得大腿上突如其来一阵钝痛,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个没站稳扑在对面的墙上,“咚”得一声响。

我瞬间就彻底清醒了,揉着抽筋一样的腿四下看了一圈,只见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块石头正躺在一旁,想来就是方才袭击我的凶器。

我看看还在模仿着我的字体临帖的陆小凤,忍不住吐槽道:“哥,你的拿手功夫是灵犀一指,不是盗帅的弹指神通吧……”

陆小凤并不回话,只搁下笔伸了个懒腰,支使我道:“给我倒杯茶过来。”

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倒了杯茶水,凑到桌案旁,却见地面上扔了一张团成球的宣纸。我好奇地展开来看,见是一幅已经快写完的字,末尾的字却是歪歪斜斜,到最后甚至是一滩乱七八糟的墨迹。

陆小凤在把我叫醒之前,大概自己已经睡着了一次吧。

我望着陆小凤还有些风尘仆仆带着倦意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十分的混.账。总是麻烦缠身的陆小凤在外定然很是劳累吧,好不容易回到家里,迎接他的却不是花满楼永远都是笑意盈盈的隽秀面庞,也不是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甚至不是热气腾腾的洗澡水。

是我这个自己惹了麻烦却还要他来帮忙的长不大的孩子。

陆小凤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孤身一人闯荡江湖,花满楼和我一般大时虽双目失明却已能帮着花家爹爹处理账务,却只有我,在他们两个人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长大,不知风雨。

“哥哥,”我听见自己声音低低的,含着愧疚:“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你这是怎么了?”陆小凤抬头看我,一双凤眼微眯,有些不解:“我当年决定将你养大的时候就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家人,什么叫自家人?你什么时候听花满楼对我说过这种话?”

“可是七童也没有我这样总是惹事,还要你来帮我解决后事。”我越想越觉得难过,几乎要掉下眼泪来:“我知道自己该长大的,可是我不想,我还想当你和七童的小孩子……”

陆小凤浑不在意地揉了把脸,笑道:“你今夜是怎么了,这么多愁善感?你长不长大有什么打紧,只要我和花满楼在一天,你可不就是我们家的小孩子。”

他端起茶盏,又道:“小孩子,总是会有些特权的。”

“可是我知道,花满楼也知道,小满是在长大的,也会体谅别人,受了教训也会吃一堑长一智。”陆小凤说着又对我笑,四条眉毛都愉悦地上扬:“我没有后悔养了你,相反,花满楼和我一直都很是庆幸,庆幸那一天遇到了这个注定会给我们养老送终的孩子——我想,哪怕我现在就死了,想到有小满还能陪着花满楼,也会放心的。”

【小猴子:鸡总你知道你在这里立了个flag吗?】

我被他这一番话讲得眼眶都有些酸涩,胡乱抹了把脸,用力地点了点头:“哥,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小凤含着笑意点头,喝了一口茶,然后……全都喷了出来。

“这茶怎么都凉成这样了?”陆小凤不满地问道。

我理所当然道:“都放了几个时辰了,自然都凉了。”

“花平呢,都不过来送热水吗?”

“花平哥说他既不临帖也不要背书,没有必要熬夜的。”我两手一摊:“所以他按往常的时间就去睡了。”

于是在一杯凉茶的作用下,方才那种感人的氛围宣告破灭,陆小凤面容扭曲地望着手里那杯凉透了的茶,咬牙切齿道:“陆小满,这种事绝对是最后一次,若是还有下回,不用等七童回来,我就收拾得你几天沾不了凳子你信不信?”

“信信信,好哥哥亲哥哥你说啥我都信。”我殷切地替陆小凤磨了回墨,又把毛笔塞回他手里:“下回不下回且再说罢,你先帮你儿子过了眼下这关。”

“……陆小满,你的脸皮呢?”

我疑惑道:“脸皮这种东西要来有什么用?你若是不想听我叫你哥哥或者是爹爹,那我就再换一个又何妨?”

“你还能叫出什么来?”

我毫不犹豫道:“爷爷!”

陆小凤:“……陆小满,你去背书,今晚上绝对不许再跟我说话。”

我毕恭毕敬道:“好的爷爷,遵命爷爷。”

其实平日里,我的下限没这么低的,真的。只是此刻在生死关头上,又是对着陆小凤,脸面和底线就都不那么重要了。


评论(10)
热度(29)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