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任侠【陆小凤传奇】【楚留香新传】小番外

没空码字,发一个小段子,楚楚和陆小满的一种结局。

我一直认为人生就是一场劫数,不在开端便是结尾,逃不开,躲不掉。

——————————

【楚楚】

香帅还是那个香帅,只是气息奄奄,仿佛下一刻就要丧命。

神医把药端到他的面前,神色有些不忍,说你年纪还小,未必就要用自己的一条命换他的。

少年闻了闻汤药,苦得皱起眉头。

可是现在没有人给他准备蜜饯,那个知道他怕苦的人正躺在竹编的床榻上,眼看着就要死掉了。

少年望着神医,问是不是只要把自己全身的血液换给他,他就能好起来,就还能爬屋上墙,利索得像只白色的鹞子。

神医眼一瞪,说难道你在怀疑我的医术?

少年将药一饮而尽,道,我只是在怀疑你的人品。

药劲上来了,他渐渐觉得困得睁不开眼,又舍不得睡过去,还想再看身边那人一眼。

喂,神医。少年握住身旁那只冰凉的手,硬撑着道,等他醒了,记得给我带话啊。

神医不耐烦地摆手,说知道了知道了,告诉香帅你儿子出去闯荡江湖了,有本事就再来抓他回去。

少年终于抵挡不住睡意,闭上眼睛,却还不忘道,记得给我挖个坑,我还要一卷草席。

神医却突然有些舍不得,道不然就算了,不过是个盗帅,死了也就死了。

少年拼尽力气哼了一声。

什么叫不过是个盗帅。

这是我爹。

【楚楚,你这张嘴从生到死,都没有变过啊。】

————————————

【陆小满】

他想,自己着实不该看那本古龙的。

这样就不会穿越,就不会遇到陆小凤和花满楼。

就不会多了这么多舍不得。

舍不得也没办法啦,很快的,马上就会结束了。

司空摘星常说他这个徒弟的轻功在江湖中已然排的上号,可现在这种情形,轻功再好也不顶用啊。

他想,这铺天盖地的箭四面八方地射出来,能好端端地出去的人,大概也就只有陆小凤那个亲儿子吧。

可是麻烦缠身的陆小凤正被麻烦缠着,连花满楼也被裹了进去。这一瓶解药,是唯一能救命的方法了。

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奔跑着,觉得可能自己也早就被写进了书里,被古龙老爷子安排作了救陆小凤的一颗棋子。

那我也是乐意的。他咬着牙折断腿上的箭,继续埋着头往前跑。

只要他们能好好的。

司空摘星和西门吹雪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被箭扎成了一只刺猬。

剑神为他拦下了追击,他的猴精师父望着他竟然掉了眼泪,想要扶他一把,却不知该怎么下手。

他便笑了,把手里的药瓶递过去。

他说对不起啦,我不能为陆小凤养老了,可我希望他能好好活着,和花满楼一起活到头发都花白,两个人坐着摇椅,慢慢地回忆起那些年的好时光。

他说就不要想起我了,被扎了这么多洞,多难看。

他说其实我还有些舍不得,但是就只能到这里了。

他说,呐,再见啦。

【好啊,那就再见啦。】


所有故事都有结局。

评论(11)
热度(25)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