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三.丐帮(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ps.没人想夸夸香帅吗?我写的时候觉得香帅真的是个标准的好爹了。。。
————————————
“我是丐帮在此处的联络人,你叫我程爷爷就行。”老叫花捋着自己脏兮兮的胡子,对我笑得一脸慈祥。
“我叫程以二。”和我差不多年岁的小叫花认真道,递给我一根麦芽糖:“你吃不吃糖?”
我接了糖,对破庙里坐着的十几个丐帮子弟微笑道:“承蒙收留,我叫楚以一。”
我觉得这是自我来到楚留香的江湖中所做的最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做成了,从此以后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楚留香,做不成……楚留香可能会让我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楚留香已经出门很久了,胡铁花也不在家。我按着自己看过的原著推算了两日,判断我的挂名爹此刻该是在和张洁洁致力于造小人。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楚留香果真没按着古龙老爷子的安排走下去,名满天下的盗帅带着麻衣圣女私奔了,在一座云雾缭绕的山上造屋建房,生了一堆一堆粉雕玉琢的小孩儿,围着楚留香“爹爹爹”地叫个不停,个个都比我要聪明可爱。
梦醒之后,我把屋子翻乱,又偷了厨娘做菜用的一盆还温热的鸡血满屋乱洒,做出一个我已经被人绑架遭遇不测的案发现场。然后,我从后门溜走,偷偷摸摸地蹭了个顺风车,下车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没有丝毫犹豫地投奔了当地的丐帮分舵——楚留香有些洁癖,大概想不到他儿子会真的钻进破庙里过日子。
程老头笑得咧开没剩几颗牙的嘴,拍着我的肩膀:“既然来了就别怕,把我当你亲爷爷把小二当你亲兄弟,左右你那个不成玩意儿的爹已经死了,你就只当从来没有这个人,在这里安安稳稳地住下。”
程以二拍着小胸脯:“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我兄弟!”
我感动道:“那真是太谢谢了,我爹死得真好。”
于是我就果真在这个破庙里住了下来。
这两年跟在楚留香身边,我一直是衣食无忧,如今这样的生活我却也没有丝毫不适应,大概是上辈子在孤儿院长大,对这样冷暖自知的生活反而更是习惯。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就一定要从楚留香身边逃开,我更不知道我究竟是希望楚留香能找到我,还是从此以后山水不相逢。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透过破庙里毁损的窗看着天上的月亮,会想起楚留香。我总是记得他笑意盈盈地从柜子里摸出我想了许久的蜜饯,揉乱我的头发,道一句都是你的。
因为前世没有拥有过,所以这辈子多么害怕失去,害怕到,宁可从来没有拥有过。
白天的时候,程以二总是缠着我,要我教他读书写字。我提着根歪歪扭扭的树枝下意识地悬腕,在地面上写下一个楚字。
程以二蹲在我身边,好奇道:“这是个什么字?”
我道:“楚,是我的姓。”
程以二在旁边用手指临摹,突然高兴道:“盗帅楚留香也是这个字对不对?”
我默默地点头。
程以二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常,他兴致勃勃道:“我听爷爷说香帅风姿绰约,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旁人都比不得。”
我把风姿绰约这个词默默地咽下去,道:“你很喜欢楚留香?”
程以二一脸神往:“风流天下,劫富济贫,这样的香帅会有谁不喜欢吗?”
我想想楚留香招惹的那些桃花,赞同道:“说的也是,至少满天下的女人就很少有不喜欢他的——那张脸真的是无差别攻击。”
程以二遗憾道:“可惜我和爷爷从来都没见过香帅。”
我道:“见不见的其实也不打紧,左右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就是他长得格外白了些……”
程以二震惊地望着我:“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见过香帅?”
我摸了摸鼻子:“只远远地见过一次,果真是风姿绰约。”
程老头也凑了过来:“我就说嘛,香帅是一般人能比的吗?”
程以二摸着下巴沉思道:“不知道香帅有没有孩子。”
程老头一巴掌拍在程以二头上:“想什么呢,香帅可是出了名的不会找老婆。”
程以二不服气道:“那他有过那么多女人,未必就不会没留下个种——要不然他也太不中用了。”
程老头道:“就算有,香帅也未必会带在身边教导,多半是会留给女人——香帅这么忙,怎么会有空带个孩子,岂不是自找麻烦。”
程以二似乎是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抱着我的胳膊要我写一写他的名字。
我笑容不减,继续拿着树枝写写画画。
这两年究竟是不是你自找的麻烦呢……爹。

我在丐帮的这个小小的窝点呆了有小半个月,这天晚上,程老头在破庙里点了一小堆火,我们十来个人围坐在一起扯天扯地地闲聊。
我右眼皮从下午就开始跳个不停,程以二帮我看了又看没发现有什么东西,我便只好时不时地揉一揉,将一只眼睛蹂躏得通红,程老头看见我的时候吓了一跳,以为我是害了红眼病。
我有些莫名的心慌,又说不上来究竟是怎么了,只怏怏地坐在火堆旁盯着燃烧着的木柴发呆。程以二仿佛又在和程老头讨论着楚留香如何如何,又有几个人说着最近仿佛有些事情发生,上面的兄弟东跑西跑,好像在找什么人一样。
我又想起了某个晚上,楚留香在院子里支了个架子,烤些鸡腿和肉串。胡铁花一如既往地和楚留香斗嘴,我蹲在一旁眼巴巴地瞅着,等楚留香将那条鸡腿递给我说可以了,便顾不得烫张嘴就啃,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
那天的月光大概和今天有几分相像,清辉遍地,将人的影子清清楚楚地映在地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
我突然站起来,撒腿就要往庙更里边跑。
然而我刚迈了两步,就觉得一阵衣襟带起的风拂过,下一刻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身旁,二话不说提着我的后衣领往一旁破旧的香案上一按,一条马鞭一样的东西带着划破空气的恐怖呼啸声落在我的身后。
我又怕又疼,奋力挣扎着哭喊出来。身后那人却分外不讲人情,马鞭织成网一样往下落,我只觉得仿佛自己的下半截要被他抽断了一样。
破庙里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他们愣神间我已经挨了二十几下,程老头急忙上前拦,生拉硬拽一般把我抢下来护在身后,程以二也赶紧上来,同仇敌忾地瞪着来人。
“你是谁,怎么上来就打我们家孩子?”程老头中气十足地发问:“以为我们丐帮是好欺负的吗!”
我揉着早就红透了的眼睛,听见来人有些气喘,道:“犬子顽劣,给各位添麻烦了。”
程老头吃惊道:“你是他爹?”他指了指躲在他身后的我,又道:“这是你儿子?”
来人点了点头。
程老头转身惊讶地冲我嚷嚷:“你不是说你爹马上疯了吗?”
我的哭声哽住了,小心翼翼地抬眼望了过去。
然后我眼看着楚留香的脸色瞬间就绿了。
马上疯,就是在女人身上过劳死……
“楚楚,”他怒极反笑,道:“怎么回事?”
我看到楚留香出现,是怕得很的,偏偏又觉得仿佛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连呼吸都有些畅快。
你来找我了呀。
所以我瞬间就放弃了“这不是我亲爹是想谋夺我家产的后爹”的解释,往前挪了两步,腿软得不行。
我叫道:“爹……”
程以二惊慌失措地声音在我身后响起:“爷爷,这真是他爹,是借尸还魂还是没死透啊,今天不是七月半吧?”
程老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破庙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我不敢看楚留香的脸色,便转头去看来人。
程老头恭敬道:“小火神。”
这人胡乱点了点头,冲着楚留香便过来了:“香帅,我手下的兄弟回报,说是在这附近看到过一个小孩子,和您的描述很有些相像……”
楚留香点头道:“多谢诸位兄弟,孩子我已经找到了。”
小火神这才注意到我:“这就是香帅的儿子?”
我唯唯诺诺地点头。
小火神仿佛是有些气我,又觉得正主在不好说话,便只对楚留香拱手:“今日天色已晚,香帅不如就在此地歇息。”
楚留婉言拒绝:“不劳烦了,我带他去附近寻个客栈收拾收拾。”
我一个哆嗦,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反应过来此收拾非彼收拾……
小火神也不再多话,反而是程以二凑了上来:“您真是香帅啊?”
楚留香笑了一下:“在下正是楚留香。”
程以二宛如后世见到爱豆的脑残粉,欢乐得几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转头一巴掌拍在我身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撒谎说你爹马上疯了,香帅这样的,可能吗?”
我求求你了大哥,别提马上疯这一茬了行不行,你没看我爹脸色都黑得快滴出水来了吗……
楚留香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仔细看了看我的右眼:“眼睛怎么了?”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眼皮跳,自己揉的……”
楚留香哼了一声,道:“你倒是很有先见之明。”
我不敢回话,身后的伤疼得厉害,碰都不敢碰。楚留香避过伤处将我抱了起来,语气不辨喜怒:“轻了些。”
我双手抱着楚留香的脖子,也不管自己身上着实不太干净。
程以二有些担心地望着我。
楚留香对程老头颔首道:“这些天,多劳你照顾楚楚了。”
程老头赶紧摆手:“香帅客气了,太客气了……”
楚留香又低头望着程以二,温言道:“也谢谢小友了,我有空再带楚楚回来看你。”
程以二很是高兴地点头,追问道:“什么时候?”
楚留香仍是温言道:“等楚楚能自己走路的时候。”
我:“爹……”
楚留香转头看我。
我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下巴:“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楚留香脸色有些和缓。
我又道:“爹,你胡茬该修修了,扎嘴。”
楚留香抱着我径直出了破庙。
卧.槽我到最后还是没能管住嘴。

评论(14)
热度(29)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