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二.花雕(3)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我认真地眨巴眨巴眼睛,把头往旁边一歪,告诉自己:我还没醒我还没醒我还没醒……

楚留香冷哼一声,力道颇大地拍了我一下:“起来。”

我做出一副“我已经死掉了麻烦这位大叔把我埋了再发发善心给我一卷草席”的模样,暗地里咬着牙没睁眼。

旁边胡铁花急道:“老臭虫,那解酒药效果不错,你儿子绝对没事了,你再拍他一下,绝对醒。”

我暗搓搓地骂了胡铁花几句,仍然硬着头皮在床上挺尸。

我看不见楚留香的表情,只听见他附和道:“说的也是,既然这巴掌拍在身上拍不醒,那我就拍在他的脸上,多来几次总会有效果的。”

我僵住了。

然后我果然感觉有一片阴影冲我的脑袋过来了。

我当机立断地睁开眼睛,抬手就搂住了那只胳膊,一连串的“我错了不敢了保证没有下次了”熟练地往外冒。

被我搂住右胳膊的楚留香冲我眯眼一笑,右手没冲我的脸过来,而是直接揪住了我的耳朵,将我从床上拖了起来。

我双手护着耳朵连连惨叫,顺着楚留香的力道在床上坐直了,看看楚留香面色不渝,又看看胡铁花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便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一顿打了。

我一只手还捂在耳朵上,另一只手默默地把被子团了团搂在怀里,低了头一言不发。

楚留香奇道:“这次怎么这样乖了?”

废话我只是偶尔管不住嘴,还没有上赶着找揍的习惯。

我回忆了一下隔壁那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每次犯错时的做法,勉强挤出了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伸手去拉楚留香的衣袖:“爹爹,我知道错了。”

楚留香欣慰道:“知道错就去把戒尺拿过来自己趴好,看你爹我这次不把你打得三天下不了床。”

我:“……楚留香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楚留香勾起唇角,胡铁花一脸卧.槽地望着我。

我生无可恋地捂住了嘴:总是管不住嘴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真是挺急的。楚留香已经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了戒尺过来,胡铁花看看我,就义般拦在了床前:“老……老臭虫,酒是我带他喝的,你有什么气冲我来。”

我敬仰地望着胡铁花的背影。

楚留香道:“胡大侠,你若不让开,我拿的可就不是戒尺来对付你了。”

他说着摸了摸下巴,思索道:“我记得我房里有一把上好的宝剑,削金断玉锋利无匹,难道胡大侠想试试它的威力……”

胡铁花顿时改口道:“虽然是我带着小臭虫喝酒的,但给我下药自己偷酒喝就完全是他的错了,简直是大错特错错上加错,不教训不足以让他知错……”

我眼看着胡铁花慢慢地从我跟前挪开了,露出了他面前还挂着笑的楚留香。

我生无可恋地翻了胡铁花一个大白眼。

楚留香笑眯眯地支使胡铁花道:“胡大侠,你去厨房里叫厨娘熬一碗白粥过来,多加些糖。”

他意有所指道:“不然楚楚待会儿怕是没有胃口。”

我只觉得他脸上这个笑怎么这么笑里藏刀皮笑肉不笑,感觉下一秒自己就会被他剥皮抽筋死无葬身之地……

胡铁花转身就跑了,仿佛生怕下一刻自己就会被楚留香一剑捅死在当地。

我咽了口口水,往后缩了缩躲在床脚。

楚留香在床边坐下来,用戒尺敲了敲床沿:“过来。”

我刚才还是勉强挤出的眼泪,这时候完全不受控制地就往下掉。我一面抹着眼泪,一面抽噎道:“我不敢了……”

楚留香不知为何颇有耐心,没上手来抓我,只是又敲了敲床沿,略略提高了声音:“过来。”

我坚决地摇头。

楚留香道:“要我抓你的话,翻倍。”

我哼哼唧唧地反驳:“你都没说打多少就翻倍,骗谁呢……阿姨们都说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男人那张嘴,楚留香你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被楚留香提着衣领按在他腿上的时候,我终于领悟了一件事。

别的时候都好说,挨揍的时候一定要管住嘴……

楚留香在我腰上一抹,我的裤子就顺着腿滑了下来——可见风流天下的楚香帅在脱人衣服这一点上的确是很有功力的——我明智地把这句话憋在了心里。

我挨打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收敛——疼都疼了还不许我喊不许我叫不许我乱动,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再者,楚留香揍我也不能揍得太轻松,我唯一能斗得过他的就是一张嘴,这时候虽然疼得说不出话,但制造点噪音来攻击楚留香的耳朵,我一向觉得很是必要的。

于是戒尺抽在皮肉上的声音合着我的惨叫连绵不绝,我觉得如果有人从外经过,以为有人在杀猪其实也是有可能的……

楚留香一口气抽了我二十几下,便停下来给我拍了拍背顺气,奇道:“你叫这么久,嗓子不会疼吗?”

我觉得自己此刻仿佛一条蹦哒上岸快要被太阳晒死的鱼,有气无力地伏在楚留香的膝盖上。听他这么问我只觉得愤愤,却没有旁的力气踢他两脚来表示我的不满,就只哑着嗓子回道:“听我叫了这么久,你耳朵不会疼吗?”

楚留香无辜道:“不会啊,我把内力引导到耳朵,你的噪音差不多都能过滤掉。”

我:“……”

内力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武侠作者给自己的儿子们开的外挂吗?

楚留香给我揉了揉伤处,就又拿起了那柄戒尺。我虽然知道不会有用,但还是奋力挣扎了几下。

然后楚留香就顺顺当当地把我的手按在了后腰上。

“为什么打你?”楚留香声音严肃地问道。

我垂着头,闷闷道:“因为我迷晕了胡铁花自己偷酒喝。”

楚留香抬手就抽,臀上不大的地方被他细细地招呼了好几遍。

我上半身伏在床上,两只脚只堪堪抵着地面,疼得狠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屈起膝盖踢两脚,又被楚留香抽在大腿上抽回去。

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想着人生真他.么艰难险阻。

楚留香停了手,道:“不自量力,不择手段。”

我深刻地反省道:“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因为一点小欲.望而罔顾自己的能耐。”

这话说起来很有种高大上的感觉,其实翻译过来也就是说不会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还要为着那点口腹之欲而硬上……

我想了想,又道:“也不会对自己的亲人朋友下药……特殊情况除外。”

楚留香不耻下问道:“譬如说?”

我擦了擦满脸的泪,道:“就比如说如果哪天我要跟姑娘私奔,而你担心自己成了空巢老人不许我去,那么我可能就要采取一点特殊手段,爹,那时你可不要怪我心狠……”

楚留香默了默,抬手就是一下狠的抽在我伤得最重的地方:“你脑子里究竟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才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我错了我错了,爹你怎么会是空巢老人,就算你老了也自会有大姑娘小媳妇排着队想给我当娘……不过胡铁花他可能不乐意……”

我一边说楚留香一边打,到最后我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嗷嗷地喊疼。

楚留香再次停手的时候我只觉得身后热辣辣的,臀肉僵硬一片,他把手搭在上边都让我疼得忍不住哆嗦。

楚留香叹气道:“你这张嘴我是管不住的,只一点,楚楚你给我记住,十五岁之前若敢碰酒,莫说下不了床,我让你三天醒不过来。”

我又哆嗦了一下,诚恳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保证,我向毛主席……向当今皇上发誓。”

楚留香这才罢休,将我挪到床上趴着。

上药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我又是锤床又是扯着嗓子鬼哭狼嚎,等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楚留香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我心道,活该。

而胡铁花似乎是掐着点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见我恹恹地伏在枕头上,他呲着牙笑道:“小臭虫这可长了记性了。”

楚留香将粥接了过去,慢慢地搅动着,又教训胡铁花道:“胡大侠,你没带过孩子也不至于没有这点常识,小孩子是可以给他喝酒的吗?楚楚挨了打,你这个月便不许喝酒。”

胡铁花似乎是很想争辩,楚留香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他便老老实实地点了头:“是我不对,我认罚。”

楚留香尝了尝那碗粥,似乎是觉得温度差不多了,便喂给我一勺,话却仍是对胡铁花说的:“不过你也是,小孩子一包蒙汗药就能把你撂倒,你这种警惕性,到底是怎么在江湖上混下来的?”

胡铁花不服道:“在江湖上我自然是警惕的,但在我自己家里还时时刻刻防备着,岂不是太累了。”

楚留香想了想,点头道:“这话说的有道理,便不怪你了。”

胡铁花乐呵呵地坐下来看着楚留香喂我喝粥,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问楚留香道:“老臭虫,你说什么东西会飞?”

楚留香疑惑地看着他:“胡大侠,你哪根筋搭错了?”

胡铁花不依不饶道:“你别管,回答问题就行了。”

楚留香叹气道:“鸟会飞。”

胡铁花笑道:“不对不对,小臭虫,你说什么会飞?”

我把一勺粥吞下去,道:“我爹会飞。”

轻功盖世的楚香帅笑眯眯地摸了摸我的头发。

胡铁花瞪眼道:“不对,是花生米会飞!”

楚留香道:“花生米怎么会飞?”

胡铁花很是蛮横:“花生米就是会飞,谁说不会我跟谁急!”

楚留香道:“行行行好好好,花生米会飞……”

我捧着脑袋在一旁看戏。

胡铁花又道:“那兔子怎么会飞?”

楚留香皱眉思索:“因为跑的太快,所以飞得太低?”

胡铁花笑得简直是惊天动地:“因为它吃了会飞的花生米。”

我觉得楚留香没动手揍他已经很能体现出他俩之间非同一般的感情了。

胡铁花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斜眼挑眉,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那老鹰为什么会飞?”

楚留香淡定道:“因为老鹰本来就会飞。”

胡铁花:“……”

我把最后一勺粥咽下去,鄙视地望着胡铁花:“胡叔叔,你是喝醉了吗?”

楚留香和善道:“这个月不许喝酒,你自己记住了,不然我不介意用点别的方式提醒你。”

胡铁花:“……我感觉我在这个家里受到了排挤。”

【章二.完】


评论(4)
热度(33)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