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2)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我热情地扯着陆小凤的胳膊将迷迷糊糊的他拉进了屋子里,又体贴入微地帮他解了那件从不离身的红斗篷,殷勤地将他按坐在桌边的圆凳上。

陆小凤被我伺候得仿佛浑身不得劲儿:“陆小满,你究竟又干什么了?”

“哥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有事才找你的人吗?”我提着热水给陆小凤沏茶,委屈道:“我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啊不是吗?”

陆小凤意味不明地呵呵两声:“这话你去问花平,他都不会信的。”

我挤出一个诚挚的笑容:“那哥哥就当我在家这几天突然受到神仙点化,觉得以往气你颇为不对,如今看到你就不由得想要弥补好了。”

陆小凤从来不是个爱在这种事上纠结的人,他听我此话便不再追问,干干脆脆地点了头:“行吧,我就谢谢这个神仙了。”

我将头泡茶泼了,重新将茶盏斟满,然后跪在陆小凤脚边给他奉茶。

陆小凤接了茶,咋舌道:“这神仙功力不浅啊,要不是你说你是被点化了想要弥补以前气我的事,我都要以为你是又造了什么孽,在这里求我帮你在花满楼面前求情呢。”

我默了一默,假装没有听出来他话里的揶揄之意,只仰头以一副孺慕的眼神望着他,情真意切地问道:“陆小凤,我是不是你亲弟弟?”

陆小凤喝了一口茶,爽快地摇头道:“不是啊。”

我:“……”

“那你以后是不是要靠我来给你养老?”我挣扎道。

陆小凤点头:“这倒是。”

“那如果我挨的揍多了,势必会影响身心健康的吧?”我扶着陆小凤的膝盖认真地望着他:“可能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等你们老了以后可能就会显现出弊端了,那么为了你和七童以后的养老问题,你是不是应该提前做好防范呢?”

陆小凤将茶杯放到桌上:“陆小满,有什么话就直说。”

我果断地扑在陆小凤的膝头哭道:“哥哥救我,七童布置的课业我做不完了!”

陆小凤安慰地拍拍我的头:“我猜也是这种事,还有什么没做?”

我吸了吸鼻子:“七八十张字帖……”

陆小凤默了默,鼓励道:“没事,花满楼大概后天回来,你熬个通宵基本也差不多的。”

我泪水涟涟地摇头:“做不完的,我还有一篇书没有背。”

陆小凤抿唇,一脸无奈:“陆小满,这些天你在家里究竟干什么了?”

我掰着手指数道:“睡觉,浇花,看了两本话本子,还挠了几次琴……”

“陆小满,你就是自找的。”陆小凤一指头戳在我脑门上:“今晚熬夜临帖,明天背书,我监督你。”

如今这样事态紧急,我也不再遮遮掩掩,便牢牢抱着陆小凤的小腿求他道:“哥哥,好哥哥,你帮我临帖好不好?我自己真的做不完的……”

陆小凤态度坚决:“陆小满,是你自己偷懒,为何要我来帮你?这功课你自己补得上是你的造化,补不上被花满楼收拾也是你活该,就权作给你长个记性。”

我心里慌得不行,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没跑得快些,就算花满楼追过去,六哥总也会拦上一拦。只是如今已经在陆小凤跟前浪费了不少时间,眼下也只有从一而终……

我整个人几乎都要拱进陆小凤的怀里:“我长记性了,我悔不当初悔恨交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哥哥,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陆小凤轻嗤道:“你自己回头数数,这句没有下一次你说了几遍了?”

我道:“这就不怪我了,小猴子文化水平低想不出来别的话了……不是,哥,我知错了,这样,你帮我这个忙,我这辈子都跟你姓。”

陆小凤:“……你本来就跟我姓!”

我许诺道:“那我儿子以后也跟你姓。”

陆小凤奇道:“你儿子不姓陆还能姓什么?”

我伤感道:“那也不一定,万一以后我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受可怎么办——你看我和花满楼就不是一个姓。”

陆小凤:“……陆小满,没用,我不吃这一套!”

我从地上爬起来给陆小凤捶肩膀:“哥,就这一次,就这最后一次!”

陆小凤不置可否,理了理袖子便站了起来。

我及时地用双臂紧紧箍着陆小凤的脖子,他站起来的时候我更顺势将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整个人像一副锁链一样牢牢挂在陆小凤身上。陆小凤有些无奈地扶了扶我的腰,让我挂得更稳当了些:“陆小满,自己的事自己做。”

我摇头哭道:“我做不完了,亲哥哥,好哥哥,你救救我。”

陆小凤嗤道:“这能怪谁?”

“怪我,都怪我自己。”我仍不肯放松:“就这一次,好哥哥,你救我这一次,以后你偷酒喝我再也不跟七童告状了。”

陆小凤不答话,只是坚定地将我从他身上拆了下来。

我被他拎着衣领放在地上,不死心地又要伸胳膊抱他。

陆小凤用一根指头戳着我的额头:“陆小满,你叫我亲爹我都不会帮你的。”

我二话不说跪了下来,抱着陆小凤的大腿,仰头望着他真诚地喊道:“爹,你救救儿子吧!”

陆小凤:“……陆小满,这不要脸的功夫究竟是谁教你的?”

我不管不顾,只埋头在他腿上放声大哭,把鼻涕眼泪都抹在他干净整洁的袍子上。

陆小凤腿上的肌肉绷了绷,大概是想一脚把我踹出去,又生生忍住了。

我大放悲声:“好爹爹,亲爹爹,你救救我好不好……”

我抽噎道:“不然等你媳妇儿回来,你儿子就得去半条命了……”

大概是“媳妇儿”这个词准确地戳中了陆小凤的死穴,他叹了口气,终于是举手投降:“行了别哭了,我帮你抄,帮你抄。”

我霎时就止住了哭声,在地上往后挪了挪,毕恭毕敬发自肺腑地给他磕了个头。

陆小凤道:“陆小满,过年给你发红包的时候,你都没有磕头磕得这样真心实意。”

【别怪小满自己不争气还要拉个垫背的,圈内日常文基本就是儿子作死然后拍一顿然后结束,少年养成什么的太费心思。就图个热闹吧。】


评论(18)
热度(25)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