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脑洞】腹黑书生×东北将军

#嘎哈#

将军来自北方,在京畿呆了几年,说话却始终未能改了口音。

书生笑眯眯地一字一句地教他:“你~想~干~什~么。”

将军瞪着一双圆悠悠的大眼,跟着念道:“你想嘎哈?”

书生不气不馁,回身翻出了一把蒙尘许久的戒尺,一把拍在桌案上,在纷飞的尘土中笑眯眯地又重复一遍:“你想干什么。”

将军往后缩了缩,咽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跟着学:“你想嘎……干什么?”

书生点了点头,笑得眉眼弯弯活像只狐狸,探身过去捏住了将军的下巴:“当然是……想干你。”

#本色#

将军被书生按倒在床上,双手被他压在头顶,中衣凌乱地敞开,露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

书生跨坐在将军小腹上,看着他胸口处一条伤疤,啧啧了两声。

将军有些心虚地转移话题:“你这么欠儿登的,哪有你们读书人的气质?”

“这个将军就不懂了吧,这正是在下的书生……”书生俯下身去,鼻息轻轻地喷在将军的颈侧,看身下的人不自在地偏了偏头脸上红晕更甚,就笑起来,声音都带了莫名的得意:“书生本色。”

#稀罕#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军眨巴眨巴眼,看着书生疑惑道:“你说的啥玩意儿?能敞亮点儿吗?”

书生把书放下,看看将军,叹了口气:“我稀罕你。”

将军愣了愣,脸色微红,搓着手期期艾艾道:“那啥……我也稀罕你,贼稀罕了。”

评论(2)
热度(27)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