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一.楚楚(3)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楚留香脸色一沉,抓着我的手稍一用力就把我提到了他的膝盖上趴着。我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由得有些懊悔——对不住孟姑娘,我真的就是嘴比脑子快……
楚留香将我的腰按着,那把折扇再次充作了凶器,在他手里使得虎虎生风。 这一番动手却比方才更狠,我简直能感觉到身后的肉正迅速地肿起来。
小孩子的耐受力是真的不行,我原还顾忌着面子不肯叫出声来,硬挨了几下之后却直接哭了出来。
一旁的孟珏仿佛也看出了楚留香是动了真气,顾不得羞赧过来拉了一把:“香帅,孩子还小,何至于此。”
楚留香到底还是给姑娘面子,他又狠敲了我一下,便停了手冷声道:“起来。”
我狼狈地从他膝盖上滑了下去,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楚留香将我拎到孟珏面前,声音依旧严肃:“道歉。”
我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姐姐对不住,我方才只是话赶话就说出来了,并没有别的意思。”
孟珏掏了自己的帕子给我擦脸,温柔道:“不碍事的。”
我觉得这个妹子其实很不错,便忍不住提点她道:“不过孟姐姐,你也应该能看出,相处久了之后楚留……我爹他的脾气其实不太好吧?他现在只是揍儿子,万一成了亲以后打老婆怎么办?边际效应递减原则告诉我们,家暴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家暴零容忍原则应该坚决贯彻落实,幸亏我娘病死得早,不然肯定也被祸祸了……”
要是能借着这妹子的嘴把楚留香可能家暴的事传出去,岂不是一劳永逸地就解决了他被逼婚的可能性?不过也有点危险,万一就是有那种喜欢被楚留香绑在树上捶的姑娘也没办法……
【小猴子:香帅!绑我谢谢!】
楚留香在身后又给了我一下。
我疼得呲牙咧嘴,默默腹诽着楚留香咱俩这梁子结大了,我好心好意给你帮忙,你就这么对我?要不是你是古龙的亲儿子,我……
我特么就是一只小弱鸡,也真干不出什么来。
孟珏对我的话有些似信非信,不过眼前这人到底是她的男神,最后还是先选择了相信盗帅的人品:“香帅不必苛责楚楚,毕竟还是小孩子,父子生分了就不好了。”
我深有同感地点头,幸亏我就临时给楚留香这么救一救场,要真是他儿子早就被打跑了。
楚留香蹙眉道:“都是我之前把他宠坏了。”
可以啊小伙子,入戏挺深,你来生投胎当个演员肯定不错,我简直能想象到一大票迷妹星星眼地喊你尧三岁派大尧花家六童……
咳,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孟珏心事已断,红着眼眶告辞。我背着手给自己揉着肿痛的伤处同她告别,转身却见楚留香正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
我心下觉得不妙,警觉地往后退了两步:“你想干什么?”
“你果真不再吃些什么?”楚留香敲了敲桌子:“想吃什么就说,总不能让你饿着肚子。”
我:“……你刚才怎么不这么好说话?”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我第一次当爹总得让你有个怕的,不然以后还怎么管孩子。”
“……谢谢您了,没有以后了!”我愤愤地往长凳上一坐,疼得嗷地一声蹦了起来。
楚留香将我提溜起来放在他腿上坐着,纳罕道:“你怎么这么不禁揍?”
我磨着后槽牙:“我可是个小孩子。”
楚留香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我看你的言行举止,可没有半分小孩子的样子。”
我:“……我要一只烧鸡谢谢!”
大意了大意了,谁家五六岁的孩子能这么口齿伶俐地怼人不倦……为了避免被慧眼如炬的盗帅送去给大和尚祭天,我决定半分都不能耽搁,马上就跑立刻就跑。
香气四溢的烧鸡被端了上来,我抽了抽鼻子,想着还是等吃完再跑。
楚留香无怨无悔地充当了人肉沙发,一边给我拆着鸡肉一边提醒我喝水小心噎着,我窝在他怀里,觉得给他当儿子其实也不错……
不行不行!我和这个人八字不合五行相冲,他还是个热衷于找死的,小命要紧小命要紧。
我在楚留香的伺候之下舒舒服服地吃饱了又灌足了水,便小心翼翼地从他腿上跳下来,抱拳道:“香帅请我吃饭,我给香帅帮忙,如今这是两不相欠,咱们就江湖路远后会无期,我走我的阳关道您过您的奈何桥,无边落木萧萧下西出阳关无故人……”
楚留香道:“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太吉利?”
我义正言辞:“香帅多虑了,像您这样半辈子都在找死还没死成的人不多了……”
楚留香:“……”
我正往后挪,楚留香却叹了口气,上前来将我抱了起来:“就你这张嘴,若是放你自己在外边,怕是不过两天我就得回来给你收尸了。”
我奋力挣扎着:“不不不,其实我在别人面前还是很管的住嘴的……”
“那你是只对在下这么……”楚留香想了想,用了一个词:“放肆?”
我干干一笑:“香帅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和我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的。”
楚留香给小二扔了一块碎银子,抱着我转身就走:“不巧,在下心眼小还记仇。”
我:“……救命啊,拐卖啊!”
霎时间就有几双眼睛看了过来。
我越发卖力:“救命救命,我不认识这个人,他要把我卖到山区给人家传承香火!”
楚留香施施然抱着我站在酒楼门口,一言不发嘴角微翘。
我不管不顾破罐破摔:“救救我救救我,他想收我做个娈童啊……”
楚留香嘴角一抽,毫不客气地捏住了我一块肿胀的皮肉。
我疼得脸都变形了,抓住正从我身边经过的一个男子:“二叔救我!”
我情真意切道:“我是你的亲侄儿啊!”
那男子吓了一跳,赶紧甩开我的手:“小小小……小兄弟,我大哥对我大嫂坚贞不渝忠心不二此情不泯绝对不可能养外室的,你别想污蔑我大哥的清白,不然我大嫂的棍子可不长眼睛!”
好吧我知道你家大嫂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楚留香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折腾够了?”
我蔫头耷脑:“世风日下民心不古,他们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
楚留香道:“因为孟珏早就告诉他们我是楚留香了。”
“你是楚留香又怎么……”我话说一半就顿住了,默默地想着盗帅楚留香劫富济贫,声望远非我能想象的,就算他真的抢了个孩子,别人大概也只会觉得这孩子肯定和他有命定之缘……
“香帅,今日怎么抱了个孩子?”有好热闹的凑了过来:“看这眉眼,倒和您有几分像啊。”
楚留香笑道:“正是我儿子,闹脾气呢。”
那人吃惊地瞪大了眼,又很快释然了——我从他的表情觉得,他大概是想到香帅女人众多有个儿子其实并不奇怪——然后给楚留香出主意道:“香帅,要我说,这男孩子就不能太惯着,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俗话说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
楚留香笑着点头:“正是这个道理。”
我狠狠地瞪着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自动消声,对楚留香告辞跑了。
楚留香却直接笑出声来,我转头捏住了他的脸,凶巴巴地问他:“你笑什么!”
楚留香道:“你看,他都说你同我有几分相像,看来上天注定让咱们两个有这父子的情分。”
我哼哼两声:“也是啊,你楚香帅风流天下红颜知己遍地都是,或许我真是你儿子也说不定,只是可怜我娘,遇上这么个露水姻缘,渣男管生不管养,真真让人寸断肝肠……”
楚留香脸色一点一点黑了。
我见好就收,想着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楚楚就楚楚吧至少跟着他吃饭不成问题,要是真有什么事再跑也来得及。只是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有些话总得提前说好了:“叫你爹可以,不过我有言在先,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最关键的一点,你不许揍我!”
楚留香微一用力拔地而起,我吓了一跳,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你快说,你同不同意!”
在风声中,楚留香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既然是你爹,前边几条自然都是应该的。”
“不过会不会揍你……”他轻笑一声:“这个却不好说了。”
……
我现在反悔来得及吗,来得及吗!

评论(2)
热度(29)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