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任侠【楚留香新传】章一.楚楚(2)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和古老爷子的原著没有关系,全是我杜撰的。
————————
那孟姑娘不知内情,听楚留香此言便不由得脸色一变:“你儿子?”
楚留香毫无愧疚感地点点头,将我的肩头一揽:“不错,是我儿子。”
我被他按在怀里,下意识地就想挣扎,楚留香手上却使了暗劲让我动弹不得。
我默念着这是主角这是主角这是主角我打不过他我打不过他我打不过他,对那可怜的姑娘挤出一个微笑:“不错的,这是家父。”
“早就听闻香帅风流之名,也是我痴心妄想,竟想将香帅拴住。”孟姑娘凄凄一笑:“但不知是哪家姑娘竟得香帅如此眷顾,不仅为香帅生下孩子,还得香帅如此宠爱。”
我一边同情着这被掐断的桃花,一边觉得这姑娘眼神实在是不怎么样,宠爱这两个字我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母亲早已去世,如今只有我们父子二人。”楚留香骗起人来眼都不带眨的,连语气都带了几分沉重:“我在他母亲坟前立了誓言,此生绝不娶妻,不能让孩子受委屈。”
直说你是个不婚主义者不行么,非要造这么大个谎话?楚留香你早晚会被自己四处留情又不让妹子伤心的习惯反噬的……
孟姑娘深吸一口气,抹了把脸:“既然如此,我孟珏也不是拿的起放不下的人,香帅既已决心此生不娶,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多谢姑娘体谅。”楚留香颔首道。
我默默地给这自觉就断了念头的桃花比了个大拇指,及时止损是很重要的——左右沉没成本还不够大,没把自己的清白也给了一个浪子就及时悬崖勒马,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你叫什么名字?”孟珏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我道:“可以告诉我吗?”
“我姓楚,叫楚……楚……”
前边既然已经承认了我是楚留香的亲儿子,这时候我回起话来便少了许多心理压力。再者吃了人家的鸡腿总得把事给人家办好了,更别说我吃的还是这世界正经主角的鸡腿。
我大义凛然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自己的姓,但是取名的时候却犯了难。好歹也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名字,总不能随便叫一个楚以一楚以二之类的,最好要霸气,要有男儿气概,要让人一听就觉得虎躯一震的那种……
“对,就叫楚楚。”我正搜肠刮肚地起名字的时候,楚留香折扇一合,点头道:“他小时候看起来就招人怜。”
我险些一头扎进面碗里。
孟珏有些僵硬,仿佛是不相信这就是盗帅楚留香的取名品味:“楚……楚……可怜?”
楚留香对我炽热的目光浑然不觉,又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两个字。”
这还不如叫楚以一呢……

被强行冠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名字之后,我只觉得吃饭都没有胃口了——也可能是面前这碗面和鸡蛋让我着实没有吃下去的欲望——我想着风流闻名的楚香帅此番毕竟是伤了妹子的心总得好言劝慰两句,而我正好趁这时候远离这个热衷于找死的主角,便对着楚留香伸出手去,努力做出一副小孩子的童稚模样:“爹,我要吃糖葫芦,给我钱。”
逃跑也是需要资金的,而这笔资金自然应该是喜当爹的楚留香来替我掏——左右他又不缺钱,要用银子就再去偷一次嘛……
楚留香看看我,又看了看桌上那碗一口都没动过的面条:“不许去,好好吃饭。”
我看他半分都没有给我摸个钱袋出来的意图,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吃了,要吃糖葫芦。”
“你总不好好吃饭,会长不高的。”楚留香一派哄小孩的语气。
我却越发上了脾气——我上辈子也是这不吃那不吃,不也照样长成了一棵挺拔的小白杨?要不是因为看着楚留香传奇被雷劈死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副小孩身板。
怎么着,你是主角你最大,拿我给你解了围还不算,还要赖上我不成?
这么想着,我也就这么说出来了:“要你说?你是住海边的吗,管的这么宽!”
楚留香愣了一愣,大概是第一次听到除了胡铁花以外的其他人这么说他。我正上下打量他思考着他会把钱袋这种东西藏到哪里,就觉得胳膊被他一扯,然后折扇带着风就砸下来了。
我脑海一片空白,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挣扎着要逃出楚留香的魔爪。只是我们两个人在体能上存在着质的区别,我挣扎一通把身后的凳子都踹翻了,楚留香的折扇却仍精准地在我身后落了十几下。
等他终于松开我的时候,我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双手背在身后给自己揉着肿痛的伤处,红着眼眶瞪他。
楚留香眉头微皱,叱道:“到底是惯的你这样没大没小。”
我深吸一口气,嘟囔道:“我错了。”
虽说我觉得我们两个不过是萍水相逢楚留香他的确没什么权利管教我,但在古龙的世界里我的感觉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到底还是要看主角的心情。楚香帅乐意把我当儿子,我自然最好是顺着他——顺好了毛再跑。
楚留香果然很受用,他用折扇敲了敲桌面,语气严肃道:“好好吃饭。”
我被他的眼神看得莫名有种浪费粮食的心虚感,只是这一碗面条我是怎么都吃不下去,就干脆扑进他的怀里:“我不要吃了,我要吃糖葫芦!”
反正我现在是个小孩子嘛,这才应该是正常的表现,而且孩子对于父亲撒娇使性也是常事。
我觉得虽然楚留香有些对不起我,但我还是很敬业很对得起他的。
“那也好歹把鸡蛋吃了。”楚留香仿佛完全无视了站在他面前的妹子,他揽着我的腰,语气已经不再严肃,反而有些慈父般的无奈与宠溺:“你总不好好吃饭怎么行呢。”
我默默腹诽大哥你再这样我真的要以为你是我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了,一面自顾自的伸手到他怀里试图摸个钱袋出来:“不吃不吃,不听不听!”
在慈父与严父之间自由切换的楚香帅抓住了我的手腕,一言不发地低头看着我。我往后扯了扯胳膊,却被他抓得更紧了些。
我觉得我的耐心几乎要耗光了——我想跟你说个告辞怎么就这么难呢?
然而楚留香的耐心似乎只在妹子身上才体现的出来,他又皱了皱眉,道:“能不能听话?”
这一场戏到这里也能杀青了吧大叔?你给我把劳务费结了咱俩就分道扬镳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没必要这么深入刻画父子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相处模式吧?
我的性子其实一向有些叛逆,所谓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闻言便忍不住回嘴道:“一样米还养百样人呢,你对食物博爱,却没有理由要求我不挑食。”
说着我瞟了一眼一直在一旁围观“父子情深”的孟珏,又接了一句:“况且……你也不是不挑食么。”
孟珏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脖子根。

评论
热度(20)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