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三.枪手(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这个坑的正文的存稿用完了。
————————
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
正是暮春时节,我坐在百花楼后园的小亭子里,面前摆了花满楼那把凤尾琴,微风吹过,我特意穿的一身宽大袍袖飘然舞动,令我生出一种白日飞升谒上京的感觉。
如此美景,该做些风雅之事才不负良辰啊。
我端肃面容,起手抚上琴弦。
一旁不小心路过的花平捂着耳朵往前跑,却被我及时地叫住了:“花平哥,你看我这琴弹得怎么样?”
花平苦着脸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诚实道:“小少爷,你琴弹得如何我不知道,只是您这挠琴的手法如果去帮老爷做生意的话,各掌柜少不得要夸您一句,少东家使得一手好算盘。”
我:“……”
我自暴自弃地趴在花满楼名贵的古琴上,泄气道:“五音不全不懂琴瑟,我果然应该是陆小凤亲生的吧。”
花平宽慰我道:“小少爷您也别太难过,虽然您琴弹得不好,但是您的字写得更不好啊。”
我:“……花平,你不会安慰人就别说了,真的。”
花平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少爷,陆公子和七少爷这两天也该回来了吧。”
我仍然趴在琴上,有气无力地点头:“是啊,他俩难得没腻在一起而是各自出门去,却将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花平道:“小少爷,您这天天莳花弄草的,不比平日里自在得多?”
我笑眯眯地抬头望着花平:“花平哥,你果然懂我。”
花平却皱着眉头:“不过小少爷,七少爷临行前可是嘱咐您日日要临帖的,您可记得了?”
我豪气万丈地在琴上挠出一串不成曲调的噪音:“那当然,本少爷每天都有写的。”
花平却更加紧张地问我道:“写了有多少?”
我有些莫名奇怪:“每日一帖,十八张没错啊。”
花平一脸悲痛地跺了跺脚:“哎呀,错了错了!”
“怎么错了?”我更加摸不着头脑:“我写多了?”
花平道:“七少爷说他们此番都不在家,怕你玩得收不回心,要你将以前欠下的债一并了一了,您当时还答应得特别痛快的。”
我歪着头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花平哥……我之前欠了多少帖来着?”
花平低头算了算,道:“其实也不多。”
我长舒了一口气。
花平继续道:“不过七八十张而已。”
我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把自己憋得背过气去。
花平望着我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同情:“小少爷,您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本事是越发厉害了……七少爷还要您背一篇书,这个您不会也忘了吧?”
“……”我抓狂道:“我玩得什么都忘了,花平哥你怎么现在才提醒我!”
花平挠了挠头:“我是真没想到小少爷这么记吃不记打。”
……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个深坑的话,花平一定是挖坑的人专门派来克我的。
我生无可恋地瘫在椅子上:“花平哥,七童大概明后天就回来了吧?”
花平点头。
我揉了揉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然后站起来一甩飘逸的袖子,大义凛然道:“花平哥,麻烦你去帮我牵匹马出来,我去六哥家看看,他们两个回来也不必去叫我了,我就多住两天……”
“怎么我一回来你就要走?陆小满,你又把咱们家假山炸了还是把花满楼的鱼煮来吃了,要畏罪潜逃么?”
我顺着声音转头,那正朝我走过来的人穿着一件红色的披风,一张圆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在原地顿了几秒钟的时间,然后飞快地下定了主意,朝着陆小凤飞扑过去:“哥哥,你回来啦!”
陆小凤僵硬地愣在原地:“……你是陆小满?”
我殷切地握着陆小凤的手:“哥哥你怎么不认识我了?你一路回来辛苦了快回屋喝杯茶歇歇,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还是你想先洗个澡?”
陆小凤望着花平,惊疑不定道:“花平,这真是陆小满?”
花平道:“的确是。”
陆小凤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又摸了摸我的额头:“我出去这几天,他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着?”
花平沉思半晌,道:“应该是陆公子的回来,激起了小少爷强烈的求生欲。”

评论(4)
热度(26)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