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二.离家(4)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本章,关于鸡总在家里的家庭地位。
————————
我最后还是晕了过去。半夜里我觉得浑身滚烫,又冷得厉害,想要动一动身后却疼得钻心,当真是难受至极。
但一直有个人在一旁照顾着我,他的手掌温暖而干燥,身上有着淡淡的花的香气。那让我想起许多个明媚的午后,暖暖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留下一地斑驳的光影。各式各样的花开得热烈而灿烂,整个世界都沐浴在温柔的花香里。
花满心时亦满楼。
迷迷糊糊间我感到他给我的伤处涂了药,又小心翼翼地将我的上半身扶起来,试图喂我喝药。那药很苦,我刚沾湿了唇就不肯再张口,那人却很有耐心,将我搂在怀里安抚似的轻轻拍着我的背,用江南水乡软软的调子轻声哼着温柔的歌谣。
我不知怎的便觉得这药也不算很苦,就借着面前人的手将药喝尽了。嘴里被塞进了一颗蜜饯,我混混沌沌地嚼了两口咽下去,只觉得甜得很。
那人便想要起身离开,我死死抓住了他的衣衫不松手。他又拍了拍我的背,轻声哄劝道:“小满乖,我只是去放下药碗。”
我烧得头脑都不甚清醒,却固执地不肯松手,生怕一松手这人就不见了。那人仿佛是有些无奈,将一个什么东西随手放在了地上便脱鞋上了床,轻手轻脚地将我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我安然地伏在他的怀里,然后给我掖了掖被角。
“睡吧,”那人声音温柔:“我守着你,不会走的。”
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烧已经退了,只身后的伤还疼得厉害。我望着眼前一片淡金色的衣衫,头脑还有些迟钝,却听到头顶上传来熟悉的声音:“醒了?”
我仰头向上看去,花满楼半侧着身子将我护在怀里,脸上有些疲惫之色,双眼下也有着青黑的颜色。
我一言不发,伸手搂住了花满楼的脖子。
“倒是有许久没有见过你这般撒娇的模样了,果真是人一生病就会变小么?”花满楼轻笑一声,也将我搂得紧了些。
我闷声道:“我本来就还小。”
“是是是,小满永远都是我的小孩子。”花满楼将我的几绺碎发别在耳后,道:“那小孩子能不能听话呢?”
我轻咬了下唇,道:“我再也不会如此任意妄为,做出这等不护惜身命的事了。”
“我保证。”
花满楼的声音温柔,每每总会令我想起春日里温软的阳光:“好,你乖。”
我觉得眼眶又有些酸涩,赶紧把头往花满楼怀里埋了埋,半晌才道:“你这次打我这么重,我以为你要打死我落个干净。”
花满楼却笑道:“你与其埋怨我,不如想一想陆小凤回来之后,你该怎么告诉他为什么挨了这一顿狠打。”
我想象了一下暴怒的陆小凤,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立——诚然花满楼已经给了我足够的教训,但难保陆小凤不会气上心头要亲自断我一条腿才能解气。
我惶惶然抱着花满楼,叫道:“七童,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别怕别怕,有我在,”花满楼柔声道:“有我在,他不敢的。”

评论(5)
热度(26)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