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二.离家(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我真是存不住稿。。。怎么就管不住手呢!
————————————
如果早知道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趁着陆小凤去万梅山庄的时候,瞒了花满楼出来闯荡江湖,还利用师父教我的易容术把小楼的人通通甩开了。
一把长剑横在我脖子旁边,我只要稍稍动一动就能蹭破一层油皮。我在路上结识的那个妹子也被一把大砍刀对准了脖子,一双大眼睛仿佛是有些水汽。
这燕归堂在整个江湖上来说,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但强龙难压地头蛇,我为了讨妹子欢心在人家地盘上大闹一场还放了把火,后果就是现在被他们家最顶尖的几个高手围得插翅难飞。
大哥,我如果说我们两个真的是不小心才挑了你们家的分舵,你能不能信啊……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我师承偷王之王,轻功和易容术练的不错,但别的功夫委实说不上多厉害,陆小凤的灵犀一指我也并未参透,常常伸出手指就直接蹭在了剑刃上弄一手血。眼下这种情况,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应该怎么才能逃出去。
陆小凤我错了,你不是最爱管闲事的么快来救救你儿子……你弟弟啊!
我望着怒视着我的那个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道:“堂主你消消气,那个……你容我给家里送个信成吗,我叫我哥来保释……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哥叫陆小凤……”
那白胡子老头把眼一瞪大手一挥:“别听这小子废话!先宰了这个小丫头,再送他上路!”
我生生急出一脑门汗。大哥你也太不厚道,我烧了你一处房产赔给你不就完了么,怎么还要拿命抵?
眼看着那大砍刀就要被抡起来,我心一横,也不顾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了,死命地就要往妹子那里冲。
后来回想起来,我觉得那一刻我仿佛是被陆小凤附体了——灵犀一指虽然不怎么会,但是一颗为了妹子出生入死的心却是果真学他学了个十足十。
但是一颗这样的心,再配上一个武功不怎么高的我,就纯属是在找死了。
我默念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在妹子跟前也不算是辱没了陆家风流的家风死了没准还能穿越回去,生生往剑刃上凑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人从天而降,踹翻了拿剑比着我的那个人——彼时我已经感觉到了冰凉的剑锋——又将扇子扔出去砸翻了妹子脖子边的砍刀。
这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花满楼稳稳地落在了我的面前。
我激动得几乎眼泪汪汪:“七童!”
花满楼却并不应着,他面色沉沉,摸了摸我的脖子,确定我真的没有受伤之后,抬脚就踹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狼狈地倒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多说。陆小凤一向信奉人前教子人后训妻……人后被妻训,花满楼却一向注意给我留面子。此番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一脚,只能说明一件事。
我真的把他惹火了。
如果陆小凤知道了,大概真的会把我打死吧真的会吧……
“陆小满,”花满楼仿佛是咬着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都带着力道:“你果真是长本事了。”
我被他这样子吓了一跳,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花满楼没正经收拾过我,并不意味着他不会正经收拾我……
我期期艾艾道:“对不住……”
花满楼却并不听我认错道歉,他转身对那白胡子老头拱了拱手:“堂主,此番是舍弟做下错事,还望堂主看在他少不更事的分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他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牌:“这是我花家的玉牌,权作赔偿。只要堂主持此玉牌上门,凡不是伤天害理之事,我花家定当鼎力相助。”
白胡子老头打量了花满楼一番:“江南首富花家?”
花满楼微微点头:“正是,在下花满楼。”
白胡子老头使个眼色,那方才打算在我脖子上拉个口子出来的剑客便接了玉牌,递到他面前。
老头将玉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似乎是确定了真假,便仔仔细细地收在怀里,又矜持道:“所幸我门下并无人员伤亡,就卖给花公子一个面子,这小子和这个小丫头一并交给你了。”
我腹诽着你就是没了一处五环以外的房产却得了花家一个没上限的承诺,简直赚大了好吗。只是我腿还疼着,更不敢在这时候贫嘴自己上赶着找揍,便只默默地爬起来,低眉顺眼地立在一边,都不敢往那陪我一起大难不死的妹子身边凑。
花满楼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个亏本生意,他又点点头,道:“那便多谢堂主宽宏大量了。”
白胡子老头心情不错,又非要强忍着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挥挥衣袖便打算带着人走。我刚松了口气,却又见他转过头来:“不过花公子,老朽倚老卖老说一句,令弟这性子若不改改,还不知又会惹出什么祸来。”
花满楼道:“正是,这次合该给他些教训。”
我恨恨地瞪着老头带着得意的背影,暗暗后悔没多给他放几把火,眼神一移却正看见花满楼对我这边微微偏了头,声音里含着显然的怒意:“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我提心吊胆地蹭到花满楼身边,觉得自己这一路在妹子面前耍的帅都丢光了:“七童,你别生气……”
花满楼将我的手腕拿过去诊了一回脉,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只是他的确是被我气的不行,冷着脸不再搭理我,只关怀那个妹子道:“姑娘可有事么?”
那个妹子双眼亮晶晶地将花满楼扔出去的扇子递了过来,语气活活泼泼的,哪里有半分刚才差点被砍成两截的样子:“我没事,刚才多谢公子救命了。”
花满楼将扇子接过来,露出温润的笑意:“是小满让你差点出事,我还要替他对你道一声对不住。”
妹子很有义气,急忙道:“不怪小满,是我非要这么干的,你别……怪他。”
我看她的口型,分明是想说别打他,只是想给我留几分面子才改了口。
好兄弟啊。
花满楼不置可否,转而问道:“我要带小满回去,姑娘可有去处么,不如一起走?”
妹子想了想,失落道:“我爹前日给我来信,说要来找我啦,估计今天也就到这里了,我就不和你们一路了。”
我对这个没有微信没有手机号的世界表示很绝望……
妹子对我笑道:“小满,等我过两天去江南找你玩啊。”
她瞄了瞄我的腿,意有所指道:“你到时候可不要一瘸一拐地带我逛街啊。”
我干笑两声:“一定好好的。”
我的腿能不能完好,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不归我管啊……
花满楼颔首道:“那便就此别过了,姑娘保重。”
妹子让到一旁:“花公子保重,小满更要保重。”
我匆匆跟着花满楼往外走,保不保重的,这时候就真的不归我管了。
不过走了几步,我就看到了小楼里的两匹马。花满楼一言不发就要上马,我鼓起勇气拉住了他的衣袖:“七童,你别……我错了……”
“陆小满,我劝你一句,路上最好不要往我身边凑。”花满楼拂开我的手,翻身坐到马背上:“我若是在气头上动手,你受不住的。”
受不住的受不住的受不住的……
我如果现在再跑一次,会不会被花满楼捆树上抽个半死?
不,也有可能直接被他一指头戳死,毕竟他的灵犀一指和陆小凤也不相上下了……

评论(8)
热度(33)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