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一.窃钩(3)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
不知跪了多久,天都已经黑了。我默默地觉得这么些年在陆小凤手底下长大,最大的结果大概就是皮糙肉厚又抗揍了,居然这么折腾都没晕。
门被推开了,我借着月光抬头望去,见是花满楼回来了。
“七童!”我心中大定想要站起来,动一动却疼得钻心,直接扑倒在了地面上。
“小满?怎么了?”花满楼虽目不能视,却准确地绕过了他面前的桌椅走到我面前。
“七童七童七童……”我勉强直起上半身,扑在花满楼身上,抱着他的腰哭着叫。
从小到大我就最爱用这一招,陆小凤已然能够熟练地无视我这般模样,但花满楼一直很吃这一套,他了然地蹲下来,准确地摸了摸我狼藉一片的伤处:“陆小凤打你了?”
我双手搂住了花满楼的脖子,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七童,我疼……”
“伤得这么重?”花满楼叹了口气,试探着扶我起来:“还能不能自己站起来?”
我只觉得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稍微动一动就疼得恨不得把自己拍晕过去:“七童我站不起来,陆小凤他用内力打我……”
我吸了吸鼻子,眼泪完全止不住:“他把戒尺都抽断了,还罚我跪了好久……”
花满楼对想害他性命的人都很是心软,更不用说是对我。他抽了帕子给我擦了擦脸,然后将我打横抱起来,走到床边坐下,小心翼翼地将我调整了姿势揽在怀里。
我把脑袋靠在花满楼的胸膛上,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就响在耳畔。花满楼安抚地拍着我的背,像是在哄着年幼的孩童,只是说出的话却并不像他的动作一样温柔:“你这次行事确是莽撞了,这顿打挨的不冤。”
我揪着他的前襟,闷声道:“我知错了。”
“以后再不许这样了。”花满楼微有些严肃:“你不知道,陆小凤听说了有多担心。”
“我保证,再也不会了。”我乖乖地点头应着。
“好,知道你听话。”许是知道陆小凤给我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花满楼不过提点了两句就软了脸色,将我又往怀中揽了揽。
“花兄你可别信这小子的话,他回回都说知错,又有哪回改了。”陆小凤正好从门外进来,闻言便接话道。
此时此刻有花满楼在这里,我只觉得使性子都有了底气,就把头一扭,双手搂住了花满楼的脖子,做出一副“我并不想搭理你并扔给你一个后脑勺”的模样。
“嘿我说……”陆小凤仿佛是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揪着我的衣领要将我从花满楼身上扯开。我如何能听话,手上更使了几分力气死死扒在花满楼怀里。
花满楼息事宁人道:“教训都教训过了,就不必再提了。”
陆小凤气呼呼地松开我,将那个圆凳拖过来坐在床边:“我从来是个怕麻烦的人,唯一自己找的麻烦就是几年前养了他,结果从那以后麻烦就接连不断地自己来找我。”
“那我就不跟你姓陆了,七童,我跟你姓花,做你花家的八童怎么样?”我盘算了一下:“至于大名,就改做花小凤好了。”
陆小凤:“……我就没听过这么浪荡的名字。”
花满楼笑道:“那可不妥,陆小凤可是要靠你养老的。”
我窝在花满楼怀里,觉得主角大腿不抱也罢,但是眼前这个人是必须要牢牢抱住的:“那等你们老了,我只给你养老。”
我描绘着未来的美好情景:“到那时陆小凤老得走不动了也使不了灵犀一指,我就将他的眼睛一蒙,领着他到河边上去,然后把他踹下水……”
陆小凤抬手冲我的伤处弹了个圆圆的丸子,却被花满楼及时地接住了。我吓了一跳,不留神在花满楼腿上蹭到了伤,直接疼出了眼泪。
“怎么,没有用过药么?”花满楼听出了不对。
陆小凤哼道:“打过了就给治伤,那还打他做什么?就是要让他疼着,不然岂不是白费力气。”
我嚎道:“疼疼疼疼……”
“好了好了,待会儿我给你看看……”花满楼赶紧哄我。
陆小凤道:“花满楼,这孩子都要被你惯坏了,刚开始还叫我几声兄长,现在一贯的直呼其名,分明是不将我看在眼里。”
花满楼不以为意:“要那么多规矩做什么,怕你到时候反要觉得麻烦。”
我适时地点头,抱了一抱主角的大腿:“我眼里有七童,七童眼里有你,其实也差不了多少的。”
心里却在默默地腹诽着,就你对我三天踹一脚五天揍一顿的频率,我若是不时刻提醒着自己你是古龙老先生的亲儿子,怕早就收拾收拾跟着司空摘星跑了。
陆小凤摸摸下巴:“这倒是有些道理。”
花满楼又对我道:“过几日便是你的生辰,你不是一直想要养一只狗么?我已吩咐人帮你弄了来,明日带你去看好不好?”
我彻底收住了眼泪,眨巴眨巴眼睛:“是我说过的那种瘦瘦长长的细犬吗?”
花满楼点头:“对,还是只小狗崽,你自己养。”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一脸温柔的模样,叹道:“花兄,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特别适合你。”
花满楼道:“什么?”
陆小凤道:“慈母多败儿。”
花满楼笑道:“不是还有你么?陆小凤的话,应该能把小满教养成君子吧。”
“君子的话……”陆小凤俯下身来,几乎和花满楼额头抵着额头:“七童就这么确定么?”
我眼见得花满楼的脸渐渐染上了红色。
“为了找这个小混蛋,我可是许久都没有喝酒了,左右今夜无事……”陆小凤四条眉毛都上扬起了愉悦的弧度:“花兄要与我小酌几杯么?”
虽然花满楼的眼神没有变化,我却分明觉得他有些害羞了。他微微偏过了头,道:“我日前酿的桂花酿,应该可以喝了……”
“那今日,就喝这桂花酿了。”
花满楼虽然是个瞎子,眼睛却是亮晶晶的,仿佛映着满天的星辉。而陆小凤低头将他看着,就慢慢地笑起来,仿佛满天的星辉也不及这眼前一人。
我僵硬地夹在两人中间做了一只亮闪闪的花灯,默默地想起了两句诗: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我摸了摸花满楼身上簇新的白色衣袍,感叹了一句,可怜了七童的新衣裳。
【窃钩.完】

评论(11)
热度(27)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