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一.窃钩(2)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当时写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怎么回头看第二遍怎么看怎么觉得写得烂呢。。。果然小甜饼不适合我,立志做一只刀精。
——————————
“陆小凤,再也没有下一次了……”我单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努力地去抓陆小凤的袖子:“你饶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陆小凤平日里很是爱笑,像这样板着一张脸的情况不多,但每次都能让我印象深刻。往日里的惨痛回忆涌上心头,我怕得不行,戒尺还没上身已经带了哭腔。
“陆小满,我建议你省省力气。”冰凉的戒尺在我赤裸的肌肤上拍了拍,陆小凤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花满楼晚上才回来,这顿打你有的挨。”
戒尺挟风而下,滚烫热辣的疼痛在身后炸开。我挨了第一下就忍不住叫出了声,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陆小凤一言不发只是往我身后落着戒尺,接连不断的十几下下来,我只觉得疼痛连成了一片,嗓子里发出抑制不住地痛呼。
“陆小凤陆小凤陆小凤……”我哭着叫他的名字,疼到深处无处借力,只攥了拳头在地上狠命地锤了两下,小腿曲起来想要抵挡一二。
陆小凤用戒尺敲了敲我的小腿肚:“教训都忘光了?”
我疼得反应有些迟钝,正愣神间就被陆小凤抽在了小腿上。
小腿上没有多少肉,我一个激灵将腿收回去,一只手握住了陆小凤的脚踝:“我不敢挡了……”
陆小凤一声冷哼,继续对着我今天注定不得善终的两团肉施暴。
开始还能在心里默数着挨了多少,但过了百之后我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能哭着叫陆小凤的名字,脑子里除了疼什么都没有。
这顿打似乎没有尽头,我咬牙忍了许久,实在疼不过了,便挣扎着将手伸到后边,勉强捂住了饱受摧残的部位。
肌肤已然高肿,两指宽的僵痕一道叠一道连成了一片,触手之处皆是硬硬的肿块。我并不敢着实地将手压在上边,只虚笼着尽力求片刻的缓解。
陆小凤顿了顿,用戒尺拍了拍我的掌心:“拿开。”
我死命摇头,眼泪和汗水一起滴到面前的地面上:“陆小凤陆小凤我再不敢了,饶我这一次,饶我这一次吧……”
我因着是头朝下的姿势,正放声大哭的时候被呛了一下,又伏在陆小凤膝上剧烈地咳嗽起来。这下简直是从头难受到脚,我一边咳得涕泗横流一边悲哀地觉得穿越又如何到底没有主角光环,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赤着两条腿哭得越发凄凄惨惨,如丧考妣。
陆小凤大概是被我哭得下不去手了,手里的戒尺举了几次都没砸下来。他将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拍了拍我的背:“哭够了没。”
我的哭声瞬间又上了一个档次,以此来表示我还很有潜力。
陆小凤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陆小满,你怎么这么能哭,难道我当年捡回来的是个女娃不成?”
我哭得全身都在打哆嗦,也不回嘴,只拼命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话:“我知道错了……”
陆小凤哼道:“你有什么错?不过就是一时得意忘形被人追杀了几千里,差点把命丢在外头,让我和花满楼忙前忙后好几天才把你全须全尾地弄回来。”
他原本抽我一顿已经消了几分火气,这时候说着说着就又生起气来,在我大腿上狠抽了几下:“你这是逼我断你一条腿,才能过几天安生日子啊。”
我嗷地一声喊出来,扑腾着两条腿:“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陆小凤恨恨地戳了戳我的脑袋:“陆小满,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方才扑腾的动静太大,整个人姿势都已经歪歪斜斜。忖着陆小凤大概不会继续动手了,我便小心翼翼地将挡在身后的手收了回来撑在地上,好歹没有磕着脑袋。
陆小凤搭在我背上的手却加了几分力气,又将垫在我小腹下的一边膝盖抬得高了几分。我心里大骇,努力地想挣来:“陆小凤陆小凤陆小凤……”
陆小凤言简意赅:“忍着。”
戒尺换了个面,冰凉的凶器抽在已然高肿僵硬的肌肤上,疼痛更是翻了倍地往上涨。我哭得撕心裂肺,什么都顾不上了,手脚并用地死命折腾,却只换来越来越重的责罚,还有陆小凤紧紧箍在我腰上的手。
陆小凤这一轮打下来简直是分毫没有留力,我隐约觉得他怕不是要把我打死在这里图个省心。正头脑昏沉间,陆小凤的动作顿了一顿,然后狠狠的一下削了下来。
我疼得眼前发黑,一声惨叫在嗓子里憋了片刻才脱口而出,整个人仿佛被抽了全身的骨头似的使不上分毫力气。
陆小凤将折做两截的戒尺扔在我面前,又给我提上了裤子:“起来。”
我一面想着卧槽你居然用内力打我,一面深刻地反省以后绝对不敢如此行事,全身软趴趴的,并不能自己站起来。
陆小凤啧了一声,提着我的后衣领将我拉起来,扔在墙角:“跪好了。”
他把那两截戒尺踢到我跟前:“这是最后一次因为你行事不周打你,陆小满,要是再有下一次……”
他的眼神阴沉沉的,我毫不怀疑他接下来不是说要打断我的腿就是要干脆打死我,赶紧强忍着疼痛点头:“不敢了不敢了,没有下一次……”
陆小凤踢了踢我筛糠似的哆嗦着的两条腿,看我扶着墙艰难地跪正了,甩手就出了门。

评论(5)
热度(26)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