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小满【陆小凤传奇】章一.窃钩(1)

避雷:
1.专注各类同人父子兄弟,信奉没有儿子创造儿子。
2.训诫向,不了解sp的看官勿入。
3.圈内父子文,一般来说要么是养成,要么是日常。以前写少年成长这类文写得心力交瘁,所以目前主要是日常。而训诫的日常,自然需要一个作死的儿子。所以觉得小满闹腾的看官多包涵啦,不是这孩子总是惹事,而是剧情需要,亲妈小猴子又懒得细致地陪着他长大。。。而且,我的写文初心是陆花,打孩子什么的,其实都是顺带的。。。
————————————
我在坚决贯彻落实抱紧主角大腿的穿书生存法则的同时,也荣幸地被偷王之王许以青眼收录门墙,做了他的入室弟子。不得不说我于这一途上的确是有些天分,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摸进了陆小凤的房间里,偷走了他的两撇胡子。
然后第二天就被他按着头狠踹了两脚。
不过我在某些事情上向来不是个服输的性子,等陆小凤又将自己的宝贝胡子养起来之后,我再次摸进了他的房间,将他的四条眉毛一起剃掉了。
不过那次有些失算,花满楼当天不在没人护着我,陆小凤把门一关将我揍得形容甚是凄惨,花满楼回来之后心疼得不得了,将他赶到书房里睡了好几天。
我一瘸一拐地听陆小凤服软赔礼,颇觉得扬眉吐气。
但用我师父的话来说,我不过跟他学了四五年的功夫,着实还算不得是出师。我虽并不真正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却也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听他这话未免不服气,就发誓要证明给他看我其实是个很能耐的偷儿。
这一偷就偷进了皇宫大内,我把皇上腰带上的玉钩顺走了。
故事如果到这里其实还是可以体现出我确实很有天分的,但凡事都怕一个“然而。”然而我得手撤退的时候太过于得意忘形泄露了行踪,被皇宫里的侍卫追杀出数千里。
最后还是陆小凤给我收拾了烂摊子,他这人别的不多就是朋友多,居然将皇上都摆平了。
我一面觉得古龙老先生对自己的亲儿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好,一面忐忑地觉得,这次恐怕真的不那么好过。
陆小凤把我从某个破庙里捞回家之后就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散发着冷气,桌上的茶凉透了也没见他喝过。我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站得腿都软了,思前想后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咬咬牙叫道:“陆小凤……”
陆小凤抬眼,我被他的眼神吓得生生一个哆嗦,扑通一声果断地给他跪了:“哥……”
这一声哥叫得曲折悠长发自肺腑,尽显了我此刻怂到家的心理。
着什么急啊。我觉得自己简直是被陆小凤吓得脑子短路了,要是多拖一会儿等到花满楼回来,这顿打许是还能被拦一拦。
“陆小满,我不多和你废话,你今天要是还能自己爬起来我叫你哥。”陆小凤恨恨地用手指隔空点了点我,站起来脱掉了他回来之后还没来得及脱的红斗篷,然后从博古架上摸出了让我深恶痛绝的那把戒尺。
我看着陆小凤活动着右手手腕,脑海中空白一片,下意识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
“陆小满!”
陆小凤一声暴喝,我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门槛上,扶着门框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去,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哆嗦:“哥你把我找回来很是辛苦,要不然你先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等七童回来再说……”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陆小凤并不接话,一张脸上似乎笼着肉眼可见的冷气,戒尺一下一下拍在他掌心里,我的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七上八下的:“陆小满,你今天哪条腿敢出这个门我就断你哪条腿,你尽管试试。”
我哆哆嗦嗦地将正往门外挪的脚挪回来,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关门。”陆小凤冷声吩咐。
我依言行事,腿软得厉害,只能小步小步地往陆小凤身边蹭。
陆小凤将他脚边的圆凳拉过去坐下,凤眼一挑,眼神几乎要将我戳出几个窟窿:“还没动手腿就断了?要我请你?”
我的心理防线全线崩塌,小意地伸手去拉陆小凤的袖子:“陆小凤,我知道错了……”
话没说完就被他扯着胳膊按趴在了他大腿上。
“你这话在我这里半分可信度都没有。”我感觉到陆小凤在我上方挽起了袖子:“我还是觉得,疼痛是最能让你长记性的。”
袍子被撩了起来,我身后一凉,外裤连同亵衣被一起扯了下来。

评论(12)
热度(29)

© 人间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